立即捐款

生活

未喝的威士忌

未喝的威士忌
廣告

廣告

日本威士忌「余市」停產新聞一出,全城「余市」一掃光,專家話「余市」有排升,最值租是20年,真係鬼唔知咩?20年「余市」本身產量不多,加上過去幾年,日威大紅,飲的人買,不飲的人也買,加上日元低水,日威自然受歡迎。有收藏日本威士忌的朋友都說,手上的都不會喝了,因為炒賣有價。

遇上有炒價的物品,大家都一窩鋒的去搶,如最近匯豐銀行的150周年紀念鈔,以至麥記不定期推出的限量玩具,不少人去搶購都是看準它們會升值。云云保值的物件中,首推勞力士,每個人都會說買錶買「撈」好,價錢年年升,遇上那些所謂限量版,更有收藏價值。

收藏價值,人人不同,不一定以身價衡量,我最大的迷思是,有朝一日真的會把它們賣掉它嗎?專業的炒家不計在內,一般市民真的會拿著一瓶余市一隻勞力士去放售嗎?連去哪裡放都茫無頭緒。

去旅行兌換外幣,有些人會左算右算,左等右等,但那只是一、兩毫的差別,又不兌幾百萬元;同樣道理,一、兩瓶酒,可以得到的利潤又是多少呢?又不是唐英年,家裡有酒窖可以收藏一百幾十箱,翻一翻夠付首期。

最近,更有人和我說應該開始搜集某香檳的某年份,收藏10年必升。要對著一瓶不能喝的香檳十年,想想已夠抑鬱了;買了一幅畫,尚且可以邊看邊待它升值,但未唱的歌,不算是首歌,未喝的酒也不算是瓶酒,那只是一樽死氣沉沉的液體、是礙在家中的雜物、是等待有天飛上枝頭變鳳凰,待價而沽的灰姑娘。釀酒人的希望是造了佳釀,予人品嚐,找到知音,不是讓不識貨的人當期貨買賣。

莫使金樽空對月,才是喝酒之道,我有一瓶「余市」差不多喝完了,以後應該也喝不到,但世上實在還有其他好飲的酒士忌的。

南方舞廳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