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江貴生

社工底,民協人,深潛於古墓之中,不忘關注青年權益,不求做亂世英雄,只求做個小齒輪,讓運動有所寸進 網誌

政經

如何挑戰蛇齋餅糉

如何挑戰蛇齋餅糉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今輪政改終於曲終人散,大眾早已認定方案將會被否決之時,保皇黨們於表決當日卻犯了香港政治史上最嚴重而最滑稽的失誤,導致政改方案只剩8票贊成而遭大比數否決。究竟保皇黨們是有心離場逃避支持政改的責任,還是遭田北俊「包越位」而造就世紀失誤,這個相信只有他們自己才知,但此失誤對中共來說,可謂人算不如天算,機關算盡,難敵天意。

自梁振英上台後,中共已成功用盡一切手段將民主運動逼至絕境,今次政改可謂中共的最後一步棋:由泛民議員親手否決,然後將泛民宣傳成為「普選殺手」,從而打擊泛民的選情,最終令泛民失掉否決權,議會徹底淪為橡皮圖章。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一班豬隊友突然離場,造就大部份保皇黨對政改投棄權的戲劇性局面,中聯辦「票債票償」的如意算盤徹底落空,亦讓整個民主運動逃過了絕地,換來了些微的操作空間。經此大難不死的一役,民主運動的參與者們亦是時候好好思考和整合未來可行的道路了。

大家都說,下一個戰場就是區議會選舉,這可謂毫無懸念。一直以來,由於區議會只是諮詢架構,無甚權力可言,故此,區議會選舉素來是候選人服務質素的較勁,而近年由於蛇齋餅糉盛行,加上保皇黨人力物力遠勝民主運動,近年泛民政黨的選情可謂極之困難。可以預期,若民主運動再沒有於選舉中提出新論述新視野,遭保皇黨陰乾所有議席只是時間問題,因為群眾逐漸對選舉感到麻木,長期失去短中期目標的情況下,選票便會逐漸流失,最後遭保皇黨打敗,無以為繼。

那麼,我們該提出甚麼作為民主運動參與區選的短中期目標,才切合現時的政治現實?試想想,我們爭取民主政制,一直着眼於特首選舉及立法會選舉,所謂雙普選針對的是整個香港的行政立法架構,但政制改革的討論,不應只停留於此層。若參照所有民主國家的政治體制,不難發現地區行政體制的改革同樣重要,所有涉及地區行政的政令措施,均由地區政治體制負責制訂及實行,地區政治體制儼如縮小版的行政立法架構,一切地區政策亦並非如香港般徹底地由公務員及行政機關主導,而是需要由地區行政首長和議員共同構思、審議、討論及投票後才能執行。

再發揮一下想像力,將外國的上下層級政制與香港對照,便不難發現香港地區行政的缺失,源自兩局被殺之後,所有市政的決策均由不同行政部門分擔,結果便是地區政策全由公務員主導,連區域首長的角色亦由民政事務署派員擔任,區議員淪為陪襯,只負責被諮詢,沒有任何決策權力。若要扭轉此局面,令地區政策受該區居民監督,我們可考慮將議會制引入地方行政,將區議會升格成為審核地區政策的機關,區域首長由區議會最大勢力派員擔任,設立區域首長辦公室作制訂地區政策,並交由區議會審議通過才能執行,而所有行政部門的工作,均受區域首長辦公室的指揮。

政改之後,民主運動的下一步仍然眾說紛紜,也許我們可以考慮在區議會選舉中,提倡「地區行政民主改革」的願景,透過奪取區議會主導權,在地區議會開始爭取政制改革。事實上,地區行政改革對群眾有更切身的關係,例如社區規劃、市政衞生、文娛康體、地區基建等,影響的是群眾的日常生活,民主運動關心的是群眾的福祉,爭取地區行政的改革,便是與群眾接軌的重要一步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