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專訪普賢佛院劉建國:「寧願瞓街都要平反冤屈」

廣告
專訪普賢佛院劉建國:「寧願瞓街都要平反冤屈」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本月16日調景嶺普賢佛院遭地政署與民政署突襲收地,佛院負責人劉建國自焚燒手抗議逼遷,手臂受一級燒傷,事件引起社會關注。現時劉建國於伊利沙伯醫院留醫,日前完成植皮手術,情況良好。劉建國接受獨媒訪問,憶述當日事發經過。面對佛院被封閉,無家可歸,劉建國指多年來普賢佛院受盡逼害,今次「寧願瞓街都要平反冤屈」。

斥收地人員行事如黑社會

劉建國憶述當日早上,首先是二哥劉建民發現大門鐵閘人聲嘈雜,當劉建國出去一看,「整個門口都是人」。劉建國走上前斥喝對方停止闖入,又問他們的身份,但那群人從無回應,更加快步伐燒鐵閘。破門後收地人員闖入,當時劉建國直覺那群人是黑社會,但他爬上屋頂一看,見到有警察,也有政府人員,才知道是政府的土地管制行動。

「被一群陌生人包圍,他們又闖進佛院翻箱倒櫃,有種大限將至的感覺。」劉建國形容當時心情一片混亂,一群身份不明的人闖入,之後一班防暴裝備的警察進入,抓住二哥劉建民與二嫂,劉建國指他們三人是普通市民,又已經上了年紀,二嫂更在被抬走的過程中暈倒,劉建國質問他們是否須受如此對待,亦批評收地人員未經同意下搜屋,尊嚴與私隱同受侵犯。

問到選擇自焚的原因,劉建國回應指除了不想再傷害他人外(劉曾於1996年舊調景嶺村清拆抗爭中從屋頂跳下,誤傷一名警員),更打算留一口氣揭露政府與區議會的黑幕,故只焚燒手臂。

現時劉建國無家可歸,但是劉稱寧願流浪都要平反冤屈,他稱多年來普賢佛院受逼害,而他只是一個安份守己的小市民,強調自己過去一直聽從政府指示與安排,何以今天會被政府奪走所有,六十年佛院的歷史面臨消滅。他又批評一億元社區重點項目工程未曾惠民,便已經殺人放火,質疑靈實協會,區議會與政府串連成龐大的地區勢力,逼害佛院。

稱舊警署原屬普賢重建用地

關於普賢佛院的短期租約與一元象徵式租金,劉建國批評地政署行政混亂,甚至刻意玩弄法律,令佛院處境堪虞。劉建國回憶1994年地政署承諾將舊調景嶺警署撥予普賢佛院重建,而當時積極參與抗爭的劉建國因想盡量原區安置,故答應條件;他又解釋為何普賢佛院既是廟宇又是起居處,當年港英政府安排所有舊調景嶺村村民任意選擇公屋單位,劉建國卻拒絕,因為他自覺參與抗爭,自然不能輕易接受政府拉攏,「選擇公屋的村民,罵政府時自然便小聲了」,所以至今劉除了佛院,再無其他住處。

直到九七回歸,地政署突然以兩個原因暫停普賢佛院的重建,第一,新落成的佛院會比以前的面積大30倍;第二,普賢佛院重建後,便屬於新成立的機構,質疑劉沒有能力營運佛院。劉建國為此曾去信申訴專員公署投訴,得出的回應是:對地政署投訴成立,然而申訴專員公署的回應同時指出,就算劉建國依足地政署要求,地政署都不會再將舊警署用地撥予普賢佛院。而普賢佛院的租約就處於一個奇怪的處境中,劉建國補充指,多年來地政署對短期租約不聞不問,以往亦未有催促佛院搬出,又會自動將租約延長,直到社區重點項目出現,地政署才突然上心。

要求政府徹查事件

劉建國要求地政署實現1994年撥地予普賢佛院重建的承諾,不可蒙混過關;亦要求政府徹查多年來地政署對佛院的逼害,還一個公道。劉建國亦希望每個香港人能盡力揭發存在於社區中的不公義,互相幫忙。

他又表示,為了不讓靈實協會玷污基督名聲(靈實協會是風物資料館唯一入標機構,劉建國過去質疑區議會與靈實協會有利益輸送),擬動員到靈實協會請願;劉最後強調普賢佛院供奉的忠烈祠是香港人和中國人的一段歷史,必須捍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