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社運

究竟甚麼是「文化基因」?

究竟甚麼是「文化基因」?
廣告

廣告

練乙錚在《信報》剛發表的〈「文化基因論」:港陸源同體異關係緊張〉有嚴重的概念混淆,由於練先生讀者眾多,如不予釐清,恐怕謬種流傳,對香港不是好事。

(1) 文化現象與文化差異

練文以斑胸草雀求偶叫聲的科學研究為例,指出某些動物的「文化現象」可能「有生物基因基礎」;雖然作者提醒我們,要將這個研究結果「擴大到在人類社會裏做同樣的結論,還不足夠」,但他認為這個研究結果已足以說明「文化的生物基因說」是「不能一筆否定」的。

So far so good. 可是,練文接著討論的問題是:有「中華文化」的生物基因嗎?「中華文化」自然是相對於其他文化,這樣一來,問題就由「文化現象是否有生物基因基礎?」變成了「文化差異是否有生物基因基礎?」;這是兩個非常不同的問題,即使前者的答案為「是」,後者的答案也可以是「否」。

其實,人類某些文化現象有生物基因基礎這個說法,在學術界已不是新聞,例如 'language genes' 的研究,已有好一段日子了。假設人類真的有 language genes,那麼,語言這個文化現象便有生物基因基礎;然而,這並不表示不同的人類族群在語言上的差異(這是一種文化差異),也有生物基因基礎 --- 即使有語言基因,也不大可能有漢語基因、英語基因、藏語基因等等。

練文的註腳裏提到的一篇文章,引述了演化生物學家 Tecumseh Fitch 和斑胸草雀求偶叫聲研究者之一 Partha Mitra 的說話,也帶出了「文化現象」和「文化差異」的分別,Mitra 甚至明言人類各文化的差異 "aren't genetic":

“We can think about both birdsong and human culture — especially language but including other aspects of human culture, like music, cuisine, dance styles, rituals, technological achievements, clothing styles, pottery decoration and a host of others — in similar terms,” [Fitch] said. These culturally-transmitted systems must all pass through the filter of biology.

“Look at all the different human cultures,” said Mitra. “They’re different, but they’re all within certain constraints, so those differences aren’t genetic. But now compare with the chimp culture — there are key differences. The possibilities between those cultures are constrained by biology.” (Emphasis added)

(2) 是 Memes 還是 Genes?

練文筆鋒一轉,討論梁鶴年著的《西方文明的文化基因》一書,在這一節的結尾說「如果真有生物意義上的文化基因的話,則梁鶴年點出的中西文化基因差異,無疑可說是一家之言」,言下之意好像是梁鶴年的「文化基因論」正是練文之前談到的「文化的生物基因說」。

可是,練文舉的梁說裏的「文化基因」例子,竟是「自由主義」和「對真理毫不含糊的執着」!這怎可能是生物意義上的文化基因?如果有「自由主義」的(生物意義上的)基因,會不會也有馬克思主義的基因、康德哲學的基因、香港城邦論的基因等等?

梁鶴年說的「文化基因」,分明就是 memes,不是 genes。我手頭上沒有梁鶴年的那本書,但在網上找到他的一篇相關文章〈西方社會、經濟與政治的文化基因(一):源頭〉,裏面舉了其他的「文化基因」例子(例如這句:「奥古斯丁的 "原罪" 與 "救贖" 理念從社會的文化基因演變成為經濟的文化基因」),令我更肯定他說的「文化基因」是 memes,不是生物意義上的基因。

練文開始時說「文化之基因說,本來是一種類比」,到討論梁鶴年的「文化基因論」時,其實是拐了個大彎又回到這個類比,只是作者好像沒有察覺而已。讀得不小心的讀者,也可能會給作者帶著遊了個大花園也不知道。

(3) 結語

練文最後說同源的「中華文化」「衍化出異體的陸、港、台文化」,這點應該沒甚麼爭議,可是,接著那幾句,根據以上分析,是完全站不住腳的:「這個說法已經不能單純看成是一種拾生物學牙慧而可有可無的類比,而是一種有不能輕易否定的生物遺傳實驗和基因理論為基礎的看法。」

練乙錚說『對近日城中發生有關「文化基因」這個概念的一場筆戰,筆者不甚了了』,文章裏說得最對的,恐怕是這兩句。那「筆戰」討論的是「民族性」,不是「文化基因」;即使科學能證明人類某些文化現象有生物基因基礎,這跟證明有民族性這回事,還差十萬八千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