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田北俊:自由黨今次政改不是贏家

田北俊:自由黨今次政改不是贏家
廣告

廣告

圖:無綫新聞截圖

(獨媒特約報導)自由黨名譽主席田北俊出席無綫新聞節目《講清講楚》,回應自由黨在政改表決中的角色。他強調自由黨是支持通過早前的政改方案,讓香港人能有機會一人一票選特首。「無論真或假的普選,都好過無得選。」田認為政改方案不通過,自由黨在今次整件事中都不是「贏家」。

田北俊:自由黨議員一直都是被動

談到當日的「蝦碌事件」,他表示自由黨議員都是被動。「只係人地做哂錯野,我們不跟著他們錯。」他質疑當時沒有人和自由黨相討「離場行動」,並憶述建制派曾「傾過」先讓泛民及早發言。他更早已寫了講稿準備發言,第二日討論時,自己也不在會議廳內,因為原定為下午5時投票,沒有想到會提早。「聽到袁國強發言時,我咪返去囉。」他質疑林健鋒作為經民聯一員,和劉皇發的溝通出問題,遂令當日要「被迫」等埋發叔。

和中聯辦茶敍都「亂哂大籠」

田北俊又表示,其實當時的建制派議員甚至司長等人都可以「慢慢發言」,但為何要到響鐘後才要求休會:「總之就好唔理想。」他提到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要求和建制議員茶敍都是「亂哂大籠」,初時表示是晚上六至七時,及後「有人說沒有空」則改為九點多。田重申自己當晚沒有空,而且也清楚知道出席的目的,「自己無去都不緊要」。

田北俊強調等不等埋發叔,其實都會被泛民否決,甚至一早知道的話都不會離場:「任何一個議員都不應該等,包括我個日如果趕不及回來。」田透露自己不是刻意不見張,也沒有心病;而且更不知道發叔和自己都不約而同沒有出席中聯辦茶敘。

田再三表示,今次的「蝦碌」令香港出醜,自己也沒辦法向外國傳媒解釋。他認為中聯辦對當日事件是毫不知情,所以中央事後定必向中聯辦問罪,他分析張是想團結一下建制派。

田北俊:香港需要一個整合的建制黨?

及後談到whatsapp群組的洩密事件,田認為建制派團結性不足,甚至程度上沒有泛民的強大,如不同議題的立場。「泛民所有有關北京的都同一陣線,但我們在標準工時及免費電視牌照等問題上,都各有分歧。」他更直拆如果要強行立場一致,倒不如成立一個「建制黨」:「其他黨都執哂去啦,市民又會不會支持這樣的黨先?」他強調建制日常也會在星期三開大會當日,在下午三點半開飯盒會,各黨派代表出席。而其他事情會在whatsapp討論,他強調自由黨都有參與及睇。田擔心今次出事後,會影響其他議員日後的發言的積極性及互信:「造成太心底的說話就不要講。」。

而被問到為何在群組內較少發言,他表示自己較多在議會上「直接發言」,而議程的安排「都知道哂」,所以「無咩好傾」。田表示感謝「班長」葉國謙一直的協調及出力,支持他「繼續做落去」。

田北俊強調「如果無錯點解要認先」,事件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投緊票,你走咗去?」他又建議林健鋒等人可以按「不出席」,「不要搞咁多野」。

及後又提到他在社交網絡上貼出「豬圖」,是嘲諷其他建制派議員。田北俊表示助理建議「寫呢啲」,呃多啲like。「日常的專頁運作是自由黨青年團搞,搞得幾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