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競逐總統無望 昂山素姬另謀政改出路

競逐總統無望 昂山素姬另謀政改出路
廣告

廣告

圖:全國民主聯盟facebook專頁

6月25日,緬甸國會就有關憲法修改的動議進行投票。當中最為關鍵的兩項動議涉及436條及59(f)條。前者有關將修改憲法的門檻的支持率由75%降至70%。後者是有關總統的資格,當中規定總統的父母、配偶及子女不能擁有外國國籍。出乎意料之外,出席的583議員,竟然有388人支持修憲,當中大部份更是執政的聯邦團結發展黨 (USDP) 成員。可惜即使議案得到大多數議員贊成,但憲法訂明修憲必須得到國會75%議員的支持,而議會內有四份之一的議席由軍方委任。換言之,要是軍方不願放權,任何修憲的動議都只會是與虎謀皮。修憲失敗,亦意味昂山素姬與總統夢落空。過去素姬一直不願得失軍方,在記者會中,她卻表示對結果不感到意外,並揚言從不會對建制有任何期望,今後會靠自身力量推動改革。我與不少緬甸民眾一樣,渴望素姬及其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 (NLD) 能推動緬甸的民主化進程。然而,距離大選還有不到五個月的時間,素姬及NLD對於是否參選的立場模糊,令人難以觸摸。縱然事實上NLD已決心派員在所有選區競逐議席,但又希望以杯葛選舉作為其最後的談判籌碼。目前的形勢顯示,這不單不能對政府構成任何壓力,甚至將導致NLD選舉失利。

昂山素姬在四月初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表示若國會未能修改限制她參選總統的59(f)條,她不排除會杯葛年底的大選。本月20日,在國會就修憲動議表決前,NLD中央委員會召開會議,對是否參與選舉態度依然模棱兩可,不肯表態會否參與選舉。另一方面,在同一場合,素姬又宣佈所有有意參選的黨員公開自己的資產。可見,NLD將會參選,但又想預留空間給自己華麗轉身。此外,素姬亦強調穩定的重要性。她不希望有任何不穩定妨礙國家的發展。貫徹她含糊的作風,她沒有提及甚麼是不穩定的因素。一些緬甸朋友猜測不管是內戰、宗教衝突及社會運動均有可能成為政府押後選舉的藉口。因此,素姬的憂慮並非空穴來風。今年初,緬甸學生要求改革教肯條例,遊行被武力鎮壓,更有百多名學生及參與者被捕。NLD在此事上一直保持沉默。緬甸的社運中人估計,NLD生怕學生運動會發展成大型民主運動,而結果可能像1998年民主運動及2007年的袈裟革命一樣被血腥鎮壓收場,而政府也可乘機收窄政治空間及取消或押後大選。我無法確定NLD拒絕支持學生是否出於其選舉考慮,但過去數年NLD的確對修憲以外的議題都往往置身事外。若然不是因為NLD只空談民主,就是因他們害怕破壞與軍方及政府的關係。

任何政黨都以執政為目標,素姬及NLD擔心任何風吹草動會搞砸選舉屬無可厚非。然而,NLD的選舉策略可混亂非常。若然昂山素姬及NLD仍未放棄修憲,他們到底有什麼策略?既然素姬及NLD不希望發動大型民主運動挑起社會不穩定的因素,他們會以什麼方式推動緬甸政改?在今年5月27日,NLD及1988年學運領袖組成的88 Generation Peace and Open Society,舉辦聯合記招,紀念NLD在1990年選舉大勝。這兩個緬甸最重要的反對派組織宣告聯手推動修憲。事隔一個月,外界連樓梯響聲也未聽到。當國會否決修憲議案後,素姬宣告會政治改革之路只能求諸於己,但卻沒有提出細節或方向,這一再令支持者焦急失望。反之,倘若素姬已接受政治現實,NLD會否派出另一人競逐總統?而NLD遲遲不肯表態是否參與選舉,至今仍未有候選人名單,繼續重申待選舉委員會在八月份公佈選舉日期後才宣佈是否參選。也許NLD自信能像1990的大選及2012年的補選一樣取得壓倒性勝利,不太在乎選舉工程。雖然NLD在緬甸中部的確深受民眾愛戴,有望羸得大部份議席,但在少數民族地區,不少民眾皆對本族政黨高度忠誠,加上過年數年少數民族因各種對NLD累積了很多不滿。NLD堅持在所有選區參選,亦未有打算與少數民族政黨作出協調,恐怕會讓USDP會否漁人得利。

目前緬甸並沒有獨立的民意調查去量度政黨的支持率,NLD是否能可像在1990年大選及2012年補選中取到大多數議席仍是未知之數。可是觀察NLD選舉前期的策略及準備,令人質疑領導層的決策能力。根據NLD的往績,對大部份議題,他們都習慣搬出民主、人權、法治、非暴力等大原則,卻不肯正面道出其政策倡議。我無法解釋為何昂山素姬及NLD不斷逃避提出政策改革的方向。若然因不想與政府有正面衝突,我期盼NLD執政後能擺脫包伏,認真研究及推動各項政策的改革。

作者為香港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研究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