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賤熊2》:被剝削人權的小眾(文:庸生)

廣告
《賤熊2》:被剝削人權的小眾(文:庸生)

廣告

文:庸生

筆者網頁:
https://www.facebook.com/hkfilmcritic

人氣喜劇《賤熊30》以一隻擁有生命、懂得說話、性情與一般人類無異的熊仔擔任主角,結果這隻外表可愛但陋習多多、粗口橫飛的「賤熊」Ted讓電影大受歡迎,續集《賤熊2》乘勢推出。《賤熊2》利用首集電影的設定延伸出一個相當具爭議性而且發人深省的議題,就是這隻擁有人性的熊仔Ted能否被定義為「人類」?這個戲劇衝突簡單直接地諷刺人類從古至今對於小眾的剝削,身兼導演、編劇及Ted的配音員的Seth Macfarlane花了一定心思的劇本令這部瘋狂喜劇來得非凡。

電影講述熊仔Ted與女友結婚,期後由於Ted沒有生殖器官的原因,兩人打算收養孩子,但由於美國政府不承認Ted為「人類」而失敗。Ted的身份引起了政府的關注,宣佈Ted的身份非人類而是物件(property),因此其婚姻亦不被法律所承認。自覺自己是人類、認為自己有公民權利的Ted,找律師告上法庭,爭取其作為「人類」的法律地位。

從靈性還是生理角度去定義「人類」?

密集式的低俗笑料轟炸後,Seth Macfarlane拍出了相當不俗的法庭戲。法庭上對於不能視Ted為「人類」的理據,主要是針對其不能夠生育的身體結構、以及其非血之軀的構造,是從生理和結構上的角度反駁Ted並非人類。法庭上迫令Ted按下身體自動發聲的按扭一幕,證明他部份構造使他沒有人類的自制能力,亦教人心酸。至於上訴方的律師,則以靈性和精神上角度出發,指出Ted感覺到愛,有愛人亦有朋友,同時有存在於世的感知,因此指出Ted既非死物亦非動物,靈性上來說是不折不扣的人類。

Ted在電影中經常聞歌起舞、伴隨旋律擺動,亦在法庭上唱起歌來證明自己是擁有靈性。沒錯,懂得音律是擁有靈性與否的其中一個指標,記得《被偷走的十二年》亦有一幕強調黑奴時代的黑人不僅懂音律而且更擁有超卓的音樂感,以音樂為他們人類的身份作證。電影中女主角於荒郊彈奏著結他高歌,不同的動物包括哺乳類動物甚至魚和龍蝦均受音樂所著迷,這當然是為了營造喜劇效果而誇張化的情節,但亦指出了部份非人類的生物亦擁有靈性的事實。

被大眾剝削人權的弱勢社群

Ted是人類與否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但筆者亦堅信觀眾在「見識」過Ted的行為談吐後自有定論。這個原因不明地擁有人性、而且世上獨一無二的熊仔當然是極端例子,但上訴律師提到現代社會廣泛被視為「人類」的黑人,遲於百多年前才因「13th Amendment」的通過才得到法律認可為「人類」,活生生的黑人們在此之前一直被美國的白人們當作「財物」,現代人回顧當年亦不禁後悔,上訴律師勸勉陪審團不止從Ted這個別案件去考慮,還有勿要讓更多「生物」的權利受到剝削 ,讓後世人再後悔多上百年之久。

無奈正如反對Ted為人類的律師的言論反映出,人類不會輕易承認其他次等「生物」擁有「人權」,人類就是要維持自己的獨特性以鞏固自己的地位,正如早年的電影《林肯》中,白人們對於黑人能擁有與自己平等的地位、擁有投票權等公民權利感到焦慮。玩具商為了能夠搶奪Ted以研發更多懂得說話的熊仔以賺取暴利,因而希望確保Ted的上訴失敗,維持「物件」的法律身份,這正正反映掌權的人類當年為了買賣生意、為了個人私利而揭力維持黑人「財物」的法律身份。電影刻意選用黑人演員擔任大法官和其中一位上訴律師,並多次提及黑奴制度的歷史,反映導演有意以Ted的上訴事件以影射當年黑人爭取人權的歷史。

與Ted一同爭取婚姻權利的同志們

Ted曾指美國善於排斥及剝削異類,亦曾於法庭上半開玩笑地指自己支持被歧視和剝削的同性戀者。無獨有偶地,電影於香港首映日的兩天後,美國最高法院裁定《憲法》保障的平等權益適用於同性結婚,同性婚姻獲得合法化。否定同性婚姻的觀點,主要是針對同性之間不能生育的生理限制上,而非從婚姻的根本 – 愛情上出發,而反對同志平權亦可能牽涉不少利益衝突如教會的利益、政客的政治資本等。Ted人類的身份、以及與女友的婚姻權利被剝奪的理據,同樣是針對身體結構、不能生育的生理限制。其實Ted象徵的並不止於黑人,而是所有被剝奪的小眾,Ted的婚姻權利被剝削更與同志戀者的情況相近。

同性戀婚姻終在美國獲得法律認可,遲來總比不來好,讓將來美國所有的同性戀者能活得有尊嚴,擁有應得的權利。不少國家或地區的同志平權路還是很漫長,同志仍需努力,與此同時亦不妨效法Ted,在尚未獲得法律認同之前亦不用氣餒,如Ted一樣堅信自己是與常人無疑,堅信自己與女友的是真愛,便能理直氣壯地稱自己另一半為「妻子」、「丈夫」。在Ted心目中,即使法庭的結果是喜是悲,他也會堅信自己已經是個「married ma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