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十八年了,餘下的日子不多了!

十八年了,餘下的日子不多了!
廣告

廣告

攝:Gundam Lam

在這個回歸十八載的炎炎午後,筆者並沒有選擇站出來,而僅在䧈室中稍作閱讀,拜讀了區家麟博士的鴻文,其在文末對選擇移民的港人表示理解與支持,這也讓筆者重新思考,先不論二零四七後,香港會如何,但「我」該如何自處?

回歸十八個年頭了,距離五十年不變的大限又邁進了一大步了,到底三十二年後的這顆東方夜明珠會褪色至何種程度,我們從觀察毗鄰省市的發展已可見一班,香港在赤化的氛圍下,人民民主專政的霧霾下,中共把國安法的寶劍贈與這顆夜明珠,作為成人的「賀禮」,面對萬勸不改的國邦,我們大概都該調整心態了,調整什麼心態也許亦不必言明了,畢竟,香港這個曾經被我視為家的地方,如今已逐漸變得極為陌生!

這個前途未卜徒具虛名的「全球最宜居城市」其實不過是中書君筆下的圍城,城裏的人都萌生去意,城外千千萬萬個肥童肖氏,前仆後繼的接力湧入,大概這喪鐘再敲三十來響以後,香港僅餘的老本底子也會被這群絝富子弟,敗個清光。

所以啊,努力吧,趁着仍然活在能夠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的歲月裡,高築牆,廣積糧,為「跳船」作好準備,無論三十二年後,解放軍會否全面取代警隊接管香港,要走、要撒,命運仍然能自決,但如果你恐共卻沒有足夠能力遠走他方,以後遺憾便為時太晚了!

所以啊,香港人,別再誤信黃偉文了,今年十八歲的你,不管你有没有一塊像樣的錶,你的時間也不多了,別再野性貪玩了,這是香港人的悲劇,想玩,來生不做香港人,下世下世,下世大概可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