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瑞超

退休教師/一直相信民主會到來/一直相信白會戰勝黑 網誌

社運

不會追擊同路人

不會追擊同路人
廣告

廣告

5年前我寫:歷史是這樣安排我們先在香港爭取民主自由普選。我現在還是這樣想。雖然我也寫過:沒有人願意做中國人,除非他甘願為奴。

阻撓我們做主人,做一個自由人、一個有尊嚴的人,是共產黨是梁振英是保皇黨,卻並不是黃之鋒支聯會民主黨。

五區公投日,司徒華在家接見記者說不會去投票;民主黨推擴大功能組別去取消功能組別;劉慧卿接受民建聯大媽的歡呼,那時的民主黨,走上了不一樣的道路。六四夜我到維園,他留在港大,你在尖沙咀,也許我們的想法不全是這樣的:以微薄的力量控訴逍遙法外的劊子手,堅拒走進黑暗同流合污,追思捨生取義的中華兒女。前學苑副總編陳雅明說:當黃之鋒說自己愛國,我是反感的。

我們共同的敵人是不讓我們當主人的邪惡政權。讓我們一同走在爭取公義的道路上。

六四26周年遊行有3000人參加,向屠夫政權高喊追究屠城責任。汗流浹背的人群中,有許多年輕的面孔。本土派舉中指向遊行隊伍斥駡。3000枚雞蛋向不義政權說不,本土派卻向雞蛋擲石頭。掛本土派的招牌,幹五毛黨的勾當;要市民跟你們叫打倒共產黨,你們卻向雞蛋擲石頭。用心良苦。你們究竟走在哪一條道路上?

金鐘的一夜,拆大台黨來了,學聯和拆大台的拉隊到命運自主台辯論。一位拆大台女黨員說(大意):youtube上排頭幾位都是指控糾察的罪行,顯然就不應存在大台。87枚催淚彈後施明德接受法國電台訪問時,提到這樣的民主運動需要有領導。而港大民意調查(14年10月中)顯示,學聯是市民熟悉的十大政治團體之首。這也正是每一個晚上,市民走到金鐘的原因。就是有糾察幹得不對,也只是個別糾察的問題。拆大台黨想幹籠裏雞的勾當嗎?

這一次政改表決,民主黨堅定地站在雞蛋這一邊,向惡勢力說不。他們又走回爭取真普選的行列了。

一個人的最大敵人是自已怯懦的心靈;一個團體最大的敵人是那些欺負善良破壞團結的怯懦行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