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拖延任命陳文敏只是小試牛刀

拖延任命陳文敏只是小試牛刀
廣告

廣告

負責學術人事及資源的港大副校長任命,一拖再拖,已經成為這家百年老店當前面臨的最大危機,也為香港高等教育最重視的大學自主,敲起了響徹雲霄的警號。

港大這次人事任命本來並不複雜。副校長職位從缺,全球招聘,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教授應邀成為候選人,獲物色委員會一致推薦。臨近正式委任,突然爆出所謂捐款風波,涉事者包括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民意研究計劃主任鍾庭耀,以及陳文敏教授,他們被左派報章日以繼夜鋪天蓋地人身攻擊和人格謀殺,以文革式的大批判連番圍剿。

大學決定對捐款事件作審核調查。委員會提交審核報告,校委會的建制梁粉成員以報告未有追究責任等諸多理由,決定發還重議。委員會再提交最後報告,指有關涉事者在捐款過程中「均有不符期望的地方」,涉及的是程序技術,問題並不嚴重。

校委會決定接納報告,事情本來應該告一段落。但如此「輕手」的內容,始終無法徹底扳倒陳文敏和副校長的任命。校委會的建制梁粉,一計不成,又生一計,提出一個荒謬得令人噴飯的理由,他們的論點,竟然是如此這般:

原首席副校長錢大康過檔浸大,職位仍在招聘中,負責學術人事及資源的副校長,儼如首席副校長的助手,工作關係密切,不如待首席副校長上任,徵求他的意見,才任命這位新的學術人事及資源副校長。

這種幼稚可笑小學雞式的拖延藉口,本來已經把百年歷史的學術殿堂侮辱得體無完膚,身為港大校長的馬斐森雖然極力反對,但卻反對無效,校委會竟然破天荒用投暗票的方式,以12票支持,6票反對,通過「等埋首席」的決定。

為了全面封殺一個政見不同的陳文敏,香港大學的主事者完全不理程序,不顧觀瞻,不怕校友師生的罵聲,企圖把一個符合規章制度程序公義的任命,硬生生地扼殺。馬斐森身為一校之長,理論上和實際上,所有副校長都是他的下屬,校委會的建制梁粉,用「等埋首席」這種蹩足理由,粗暴地把校長的權力架空,活生生的剝奪了他的人事任命權。

來自英國的馬斐森,被任命為港大校長時,校內的華人教授已經提出質疑,批評他不識中文,不懂中國,無法勝任校長。在世界有名的學府提出這種有種族主義氣味的見解,已經貽笑國際。今天,馬斐森又要身陷莫名其妙的華人政治醬缸,不知有否後悔來到這個東方小城,跟一眾梁粉用中國邏輯打泥漿摔角。

整治大學成後佔領重點

香港大學副校長的任命,不是陳文敏個人的問題,而是關乎香港整體大學教育的自由與自主,但奇怪的是,大學界的反應,卻出奇地平靜。港大內部,教職員組織只用公開信表達關注。在本土問題、在六四與支聯會分道揚鑣表現相當積極的港大學生會,除了很輕可地發表一則聲明外,未見有任何更進取的作為。其他大學院校,無論是學生還是老師,都表現出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沒有對這起嚴重侵害院校自主學術自由的事件,採取任何有聲勢的行動,向當局施壓。熟悉大學運作的人都知道,暑假開始,師生集體失蹤,大學仿似一座死城,正是當權者對大學教育予取予攜的大好良機。

雨傘運動過後,特區視大學為反政府基地,被左報日夜批評的民主派學者,更是梁振英的眼中釘,整治大學,已成為後佔領時期最重要的政治鬥爭主戰場。中大校董會港大校委會,是兩大最重要的決策機構,主席年底相繼任滿,換入梁粉控制大局,已是必然的指定動作。校董和委員,已在梁振英當特首這兩年多期間,用滲沙子的方法,相繼換入梁粉,投暗票大比數成功拖延對陳文敏的任命,只是小試牛刀,更可怕的情況,還在後頭。

大學資助委員會,扼着大學咽喉和經濟命脈,落入梁粉手中,也只是時間問題,師生的覺醒,能不阻慢大學教育淪陷的速度?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