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如何走出創科局困局

廣告
如何走出創科局困局

廣告

最近,我收到不少朋友和記者的簡訊,問及行政長官答問大會上被特首當眾質疑不代表業界有何感想。老實說,我沒有興趣和梁先生再作爭辯,只求以事論事,突破當前的困局。口說謙卑和誠意,行動上卻挑起紛爭,甚至對議員擺出嘲弄的態度,難免令人擔心他到底有否深切反省行政立法關係自他上任後弩拔劍張的原因。

創科局被政府用作民生撥款的政治籌碼,三番四次調動議程,政改觸礁後又再休會前硬闖。本來創新科技顧問和官員有數月的空間去展示政策構思、討論,以及進行游說,但梁振英以鬥為綱,把議會內部和政府僅餘的合作空間一手摧毀,更加深社會對官商勾結的憂慮,使這個有機會推進科技產業的方案蒙上陰影。這種手法把科技業界成為政治鬥爭下的磨心,對此,我為和我一起爭取創科局多時的業界深感不值和惋惜。

支持成立創科局是我的政綱,就任立法會議員以來我堅持的立場始終如一,認為在制度上設有一個專責統籌創新及科技政策、有足夠權力、資源和懂得科技的局長帶領的創科局,總勝於目前政府內部各自為政,缺乏統籌。

過去兩年多,我已多次表示支持成立、盡快成立創科局,過往亦明確表達不贊成「拉布」的立場。提交建議書、撰文支持、網上聯署、發表聲明、和業界一道游說泛民議員,與反對的業界人士溝通,盡力與不同意見者尋求諒解和共識。如果特首願意離開他偏聽、安逸的小圈子,相信會聽到不一樣的聲音。

我當然急切希望香港在科技發展方面追上其他國家,但動用公帑就要向社會負責。當前業界的共識,亦建基於政府先行全盤檢討、訂出藍圖而行,「粗暴加會」下產生的創科局只會事倍功半。

作為代表資訊科技界的立法會議員,恕我未能像特首一樣對質疑充耳不聞,盲目地把業界利益置於社會大眾之上。行政長官當天的說法,已把他念茲在兹的「利益」說穿。希望他明白,市民最不希望創科局成立以後,推動科技發展會淪為權貴利益分配的名目,就如梁先生的公子就任的大學研究所「碰巧」接獲商界巨額捐款一樣。

梁振英和高官頻頻出訪深圳,大談創新科技深港合作,要為兩地「加柴添火」,是否意味香港科技產業的定位將依附於深圳?在網上看到前海地盤地基塌陷,令我聯想到香港要打好自身的基礎。政府應帶頭創造需求,檢討和改變抗拒創新的思維,培育本地科技人才,改善行業生態。然而,這些顯然並不是政府心目中的要務。我認為,盲目融合、配合大陸,不是香港創科產業長遠發展之福。

化解拉布困局,政府有能力亦有責任。藉此代市民和沒有機會和特首見面的IT人提出卑微的要求:請不要繼續「加柴添火」撕裂香港社會,以實際行動挽回大眾和議員對創科局的信心,交代特首創科顧問和創新及科技諮詢委員會成立以來的工作進度、創科局成立後短中期的計劃、目標和指標。

原文載於2015年7月13日《信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