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不是長期飲用?-高高在上的官僚、無法安居樂業的港人

廣告
不是長期飲用?-高高在上的官僚、無法安居樂業的港人

廣告

1. 怎樣才是長期飲用?

「間中飲用但不是長期飲用….對健康不會構成明顯風險」,這段說話出自衛生署代表之口。圖中的是她在居民會上的發言截圖,同一番說話,她在另一個記者招待會上再講一次。

她是專家,我們不是。她說這兩句話也許有其學理上的意思,可是,她不是出席學術研討會,而是面對活在中毒恐懼中的市民。那些受影響的市民,已經在這裡住了兩年,他們每天在在喝這些水,水中含鉛量超標,對孕婦、嬰孩和兒童的影響是一世的。那位衛生署專家說話時有沒有考慮過居民的感受?

怎樣才算長期飲用?難道住在那裡,每天都在喝那裡的自來水、吃那自來水煮成的飯、喝那自來水沖出來的奶還不算?專家心目中的長期,可能是數以十年計,可是她能不能將心比己,體諒一下居民的恐懼?如果真的那麼安全,政府其實不用開那麼多次記招、不用安排居民取水、不用公開水喉匠的名字(但最初不肯公布承建商中國建築國際的名字),只需叫專家教育一下居民,叫他們不用擔心就是了。

那位專家,如果她願意示範一下在家中使用同一來源的食水兩年,那麼大家應該會服氣一點。這種不吃人間煙火的學術術語,在市民眼中其實就是風涼話。

2. 誰來保證我們的食水無鉛?

事件發生之後,政府最初不肯公開承建商的名稱。不過一個屋苑的承建商名稱,又怎可能是秘密?當日網上已經證實承建商是中國建築國際。

接著,政府公布了水喉匠的名字,指問題出於水管焊料。表面上看,那就是水喉匠的問題了。如果屬實,水喉匠當然難辭其咎,可是承建商應該對整個工程負責,這也是不能推諉的責任。另外,房署收樓時其實是要驗樓的。有做建築師的朋友說,驗不出問題,房署其實也有責任。

水喉匠被公開名字,於是經傳媒提出反駁,他指承建商使用的水管來自中國,這也有可能是問題來源(他也說有問題的焊接位不是他的工程範圍,這一點有待查證)。社會一聽到水管來自中國,立即會有很多聯想。究竟水管有沒有問題?看中國大陸媒體報導,原來真相十分嚇人,只是我們一直不為意。根據新華網2013年的報導,中國不少銅製水龍頭含鉛超標,並指銅製水管也有可能出現類似問題。這是否代表供應香港的水管和廚廁組件一定有問題?沒有證據的確不能胡亂猜想,但啟晴邨鉛水事件提醒我們問題不容輕視。事到如今,相信全港性的住宅水質檢驗少不了,而承建商和房署的責任必須嚴正追究。

鉛水事件對於香港人來說,可以是一記當頭棒喝。原來我們每天飲用的食水不一定是安全的,尤其是當愈來愈多物料供應來源和承建商是來自一個品質監控問題大國的時候。當然,有人會說香港本身也出現過咸水樓和短樁,怎能什麼事也算到鄰近國家頭上。

是的,偷工減料本來就是人的劣根性,所以應該還有政府把關,防止這種問題發生。一個高度問責和廉潔的政府,才能保障市民生活每一個範疇的安全--問題是我們怎能確保政府是高度問責的?傳媒是否能擔當第四權?政府是由怎樣質素的人領導的?他們是如何選舉出來的?文官系統是否仍然有效運作?會不會出現外來政治因素凌駕專業判斷和執法?問完這些問題,大家心裡是安心了還是涼了一截?誰說政治不關你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