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紹銘

社工。於大學及大專作教。 關注基層弱勢社群、貧窮房屋議題。 社工復興運動、影子長策會、影子扶貧會、香港政策透視成員 網誌

規劃

房屋問題是否新移民問題?

房屋問題是否新移民問題?
廣告

廣告

本文載於7月13日《信報》A23《房屋問題是否新移民問題?》

近年,每當涉及房屋或福利的資源運用時,不論傳媒或網絡討論,都有不少人將問題與新移民連上關係,例如有指由於劏房居民大多是新移民因此不用援助;或是公屋大都是給新移民居住所以不用興建;又或政府給予新移民住屋特權做成不公等等,彷彿房屋問題就是「新移民問題」,這些說法是否合理?住屋問題與新移民關係有多大,是否主要因素?筆者嘗試以近期的數據及現行政策進行分析。

劏房有多少新移民?

新移民,或新來港人士,主要指居港少於7年的香港居民,與內地旅客或雙程証人士不同;前者是已申請來港團聚、已有香港身份證的居民,後者則為內地居民,本文集中探討新移民的情況(以單程証持有人為主,未計及投資移民及優才計劃等),及較集中探討基層房屋問題為主。

近年,劏房問題受到社會關注,環境惡劣、租金昂貴、濫收電費、工廈迫遷,問題多多,但到底居民背景如何?有多少為新移民?近年最大型的劏房調查,是政府委託政策二十一進行的「香港分間樓宇單位的調查」,於2013年6月公佈,調查全港1860幢樓宇(不包括工廠大廈),推算全港的劏房單位為66,900個(2014年12月統計處更新為86,400),居住人數為171,300人,當中35.4% 的劏房住戶成員是居港少於7 年的新移民,居住7 年或以上的有64.6%,即新移民約佔三分之一(表一);而針對工廠大廈劏房,沒有全港性的調查報告,現存主要有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的「2012年工廠大廈居民住屋狀況及需要研究報告」,調查100名居於大角咀及觀塘的工廈居民,發現家中沒有「來港不足七年人數」佔73.8%,即有新移民成員的家庭約兩成多。

表一︰香港分間樓宇單位的居住人數及新來港人士比例(2013年6月)


資料來源︰政策二十一《香港分間樓宇單位的調查》

輪候公屋有多少新移民?

另一常見說法,是公屋大部份留給新移民,也成為地區人士反對附近興建公屋的原因之一;亦有說法,指新移民比永久居民或綜援戶能更快獲得公屋,是否屬實?首先,房委會設有基本公屋申請資格,指出「申請人及其家庭成員必須現居於香港並擁有香港入境權,其在香港的居留不受附帶逗留條件所限制」及「配屋時,申請表內必須有至少一半成員在香港住滿七年,而且所有成員仍在香港居住」,即內地居民不可能獲配公屋,新移民亦不會有任何優待或「打尖」,他們雖然可以申請,但未足一半成員滿七年,申請則要被「凍結」,期間不會獲得配編,房委會數據指出,2014年6月,因居港年期規定而被凍結的個案有6980個,佔當時255800個輪候個案當中的不足3%(表二)。

另外,根據2014年的輪候冊申請人統計調查,新移民人數佔輪候冊比例一直下降,由2010年的25%,跌至2014年的13%,有意安排內地家人親屬來港定居的個案比例則一直徘徊於6%至9%,即大部份公屋申請者仍是居港滿七年人士,而計劃將來加戶內地家人親屬的也是少數。也順帶指出,領取綜援,不是輪候公屋快慢的考慮因素,而公屋輪候冊中,綜援人士所佔的比例亦由2010年的11%,跌至2014年的5%(表二)。

一般而言,能較快獲配公屋的有不同因素,包括申請個案中有長者成員、透過「特快編配計劃」接受不受歡迎單位、或是透過「體恤安恤」(Compassionate Rehousing, CR)上樓等,但現時「體恤安恤」申請非常嚴謹,每年房署只預留約2000個單位作「體恤安恤」,有前線社工經驗指,即使面對家庭暴力、身體殘障、露宿街頭,申請「體恤安恤」亦非常困難,佔較大比例是醫療因素,而是否新移民或申領綜援不會作特別考慮。

表二︰2010至2014年公屋輪候冊個案比例


資料來源︰房委會文件

新移民的住屋需求

還有,坊間常說每天150個新移民來港是房屋問題的元兇,的確,人口的增長會固然帶來住屋需求,不過以每天增加150人來衡量似乎未必準確。首先,每天150個單程証名額一般未有用盡,近年徘徊在每年4萬多人;另外,已申請來港的單程証持有人未必長期於香港居住,例如2005年至2011年的單程証持有人總數為319341人,但2011年人口普查的主題性報告指出,在2011年居港未足7年的人數分為171322人,比單程証持有人總數分別少約46%(表三),這部份與人口普查的調查方法及時間有關,但同時也反映單程証持有人總數未必能直接反映住屋需求(如有部份家庭於內地居住)。此外,大部份的單程證持有人都以家庭團聚來港,根據民政事務總署及入境事務處的數字,以2014年為例,內地新移民來港後,83.3%是與家庭成員同住、15.0%居住親友家中,獨居的只有0.6%,新移民或會令原有居所更擠迫,但未必全都需要一個額外單位;而當中75.2%以工資為主要收入來源,政府援助為8.5%,親友援助為9.5%,大部份新移民來港領綜援等上樓的說法似乎也不成立(表四)。當然,多年來以萬計的人口增長必定帶來的額外住屋需要,仍是不能忽視,以上的分析,絕不是要否認新來港人口會帶來的住屋問題,而旨在分析其影響有多大,推測是否確切(也可參看筆者2013年10月17日《信報》A20《「新移民」是房屋問題的元兇嗎?》)。

表三︰2005至2011年的新移民資料


資料來源︰統計處、民政事務總署及入境事務處

表四︰新移民的主要收入來源(2014年)


資料來源︰民政事務總署及入境事務處

對症下藥 拒絕犬儒

將房屋問題簡單歸咎於「新移民問題」,難免有點像梁振英將民生問題約化為「土地問題」,的確有關,卻未必是最主要因素,因素背後也其他複雜的問題,約化的說法未必有助處理問題。筆者認為,無論是左翼右翼、本土還是大中華,都應以數據資料認清事實,減少誤判形勢、誤傷群眾,例如,若然公屋並非專為新移民而設,因討厭新移民而反對興建公屋則不成道理;又或如果新移民的確是房屋問題的主因,擁護新移民權利的人士亦應務實回應香港資源分配問題。

當然,筆者理解,社會上有些論者或行動者,認為一個新移民也嫌多,又或相反,再多的新移民也要協助,這涉及更複雜的意識形態及社會經濟發展的討論,但非本文所能處理。

關於房屋問題,無可否認,「新移民」是其中一個因素,不過,還有不少「中港」或「內地」因素值得繼續探討,包括過夜旅客、內地學生、內地買家,內地來港工作人口等等;也有其他更大影響的因素,如土地囤積、丁屋特權、房屋炒賣、放任租管、重建清拆等等,社會亦應關注。以事實數據作為基礎,減少犬儒式的批判,可避免不必要的社會矛盾,也能對症下藥改善民生問題。

作者為影子長策會成員、香港政策透視執委、社工復興運動成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