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屎加了朱古力仍是屎

屎加了朱古力仍是屎
廣告

廣告

啟晴邨食水含鉛超標事件上,衛生署、醫管局其實不應擔重戲份,主角應該是房屋署、水務署才輪到他們,但一出場便搶了風頭。

衞生署醫生馮安兒回應指,現時評估仍是低風險,間中超標無損健康,除非長期飲用。這一句即場被師奶秒殺,「你隔日飲水呀?」間中超標無損健康,醫生你即場乾一杯如何?

醫管局呼籲居民毋須過分擔心,指樣本超標情況不嚴重,即使飲用一段時間,急性中毒風險極低。急性中毒風險極低,那麼慢性中毒呢?

這句更好笑:

食物及衛生局副局長陳肇始指,相比世界其他國家個案,有關樣本超標水平不算太高。

相比起三聚氰胺、孔雀石綠,食水含鉛濕濕碎、相比起北韓,香港已經好民主、相比起無家可歸者,住劏房不慘情。

這種官員最怕的就是面對問題,他們不去想如何解決,只先去想把事件如何包裝,如何美化,以愚民為職責。他們不知道,一舊屎,就算變了朱古力味,都是一舊屎,他們以為市民不懂分辨屎和屎味朱古力都是屎的事實。於是有屎出現時,只會去想如何令人不覺那是一舊屎,而不去想辦法令屎不再出現。

市民不需要你們好心來安慰,他們只想知怎麼可以保障自己的健康,想知道自己有沒有中鉛毒。

另一絕的是房屋署署長,被問承辦商的名稱,竟然說怕讀錯,所以不讀。「中國建築」這四個字是魑魅魍魎嗎?怕讀錯?這是欺善怕惡的自保動作,把名稱寫在紙上,你們自己睇,總之我冇講,膊頭長期搽油。

隔天,水務署署則大大聲宣讀涉事水喉匠是林德深,還說不排除會對他作出檢控或取消牌照,擺出一個我們會追究,責任不在我的姿態;賊喊捉賊,這一招大抵有寫在689政府的員工手冊中。

張炳良說是因為傳媒要求,所以公佈水喉匠名稱,那曾健超不用申請司法覆核,要求公開打他的七警身份,叫傳媒去問啦。

屎加了朱古力仍是屎,用以形容這批官還貼切。

南方舞廳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