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游麗絲

自認文青,教育服務從業員,相信教人比教書重要。 支持動物權益、本地小店、公平貿易、推廣環保。 為人八卦,也是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網誌

生活

放榜

放榜
廣告

廣告

圖片來自互聯網

一開始放假,以最快速度逃到大阪。一個人出遊,在異國除了基本購物、點餐外,沒有與任何人交談過。

某夜,在狹小的酒店房,上網聽著903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節目重温。突然收到一個阿仔的whatsapp,問我「暑假有無得去玩」。對於一個「獨到無朋友」的獨居長者來說,突如其來的一些問候,總讓我覺得人間有情。胡扯了幾句,也就沒有再繼續對話。

隔了一兩天,阿仔再whatsapp來說當天去了工作的面試,問我能否當他的咨詢人。

思緒,不知怎的想起了我那模糊的中學時光。

對於年少的記憶,其實很含糊,因為某些因素,讀書的時期一直都要花許許多多的心力去讀書,才能維持勉強不失不過的成績。所幸,從小到大,總算能年年升班。

唯一一個重讀危機,在中五。會考的那兩年,日子一點都不好過,情緒因為家事幾近崩潰,而學業的壓力,同樣是個黑壓壓的籠牢,怎樣也逃不過。中四開始,整個世界只有「會考」,似乎「會考不成功」就等於宣判是個失敗者。

我已經不知道自己怎樣捱過那段日子,或許是我不想用力去回想。只知道,那一年,我會考只有10分。無論在自己學校,或是其他學校,都只能拿到「重讀」的表格。但我不想重讀,因為我沒有時間,如果無法升班,很大機會要工作。但我想讀書。

只有一所學校,同時給我「中六」和「中五」的表格。也就是後來我讀預科的學校。這所學校在街坊眼中風評不好,身穿那套校服在區內走動,似乎也受到不好的眼光。對於一個由不錯的學校轉到這所學校的我來說,實在有說不出的不舒服。可幸,同班同學來自區內各所不同的學校,大家遭遇近似,有的人像我,天生不是讀書材料,但想讀。有人是一時失手,不想重讀。

結果在不足兩年的日子裡,我似乎又只是在「讀書」,其他課外活動、朋友云云,都很淡薄。沒有人明白我那種壓力。看到同學只愁學業,多姿多采的課外活動、戀愛、交友,我都只有羡慕的份。那些機會不屬於我,我要勉強維持「尚可」的成績,已經花光所有力氣。

或者,正因為我從來都無法專心過學生生活,無法只專心讀書;又或者,我是個努力但又成績不麼樣的人,所以我真的明白「努力」不一定有「成果」的痛苦。

大概那時,誰也沒有料到,我會成為今日的我。大學畢業,教育文憑,碩士畢業,當老師。

當我跟許多人分享讀書不是唯一出路的時候,不停有人跟我說「你有個degree」,這兩年開始,變成「你有個master」。他們看到的,只是「今天」的我,但沒有人知道「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不是因為我有個maste,有份看似不錯的職業(其實我的工作是每年續約,根本沒有穩定可言),才說「讀書不是唯一出路」的風涼話。而是我確確實實,認識一些認清自己不是讀書材料的學生,他們透過自己的努力,透過正規升學(大學)途徑以外的方法,去尋找自己的夢。

有人做了攀石教練,有人做了水電工程師傅,有人做化粧師⋯⋯他們都知道自己不喜歡讀書,完成基本學業(中五或中七)後,開始一步步向自己「想做」的方向走。他們的共同點都是邊做part time,邊學習。例如攀石教練,中五畢業後他的工作是跟車送貨,因為他的家境一般,他必須要自己賺取生活費。化粧師前後花了近十萬在化粧的專業進修,畢業後她在化粧品專櫃當專櫃小姐,邊進修考取專業資格。

不得不提學生W(W的故事),他和我的遭遇有點相似,我們都是聰明的人,都是付難以想像的努力向目標(學業)進發,到另一所學校升中六,大學畢業,他現正在中大讀碩士,修讀他喜歡的專業。

這些故事只是冰山一角。

升讀大學,是社會一般認為的「順路」,進身大學,路似平順一點。但如果「此路不通」,或許需要繞很遠,很崎嶇的路,需要比進了大學的人更加多的堅持,才能「接近」你的目標⋯⋯

作者FB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