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真法治與假法治的決戰

真法治與假法治的決戰
廣告

廣告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截至2015年7月14日11:00,共計146名律師/律所人員/維權人士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內地官方傳媒高調報導,從7月10日周五開始全國進行「大抓捕」維權人士。在兩天內共涉及81人,其中6人遭刑事拘留、1人遭監視居住、28人遭扣押未獲釋、46人獲准回家。

維權網就「710抓捕律師事件」通報5報導:截止7月13日8时,共涉及107人,被刑拘 、監視居住7人、被失踪、帶走、失聯絡的15人、被短暫拘留、約談、傳喚後獲准回家的共85人。

習近平在今次的瘋狂拘捕維權人士,跡近鄧小平在25年前的全國打壓民刊運動。

西單民主墻事件

一九七九年,爭民主、爭人權的「西單民主墻」運動波及全國。鄧小平利用這一運動上位。當魏京生警惕國人他假民主,真獨裁後,鄧在全國拘捕出版民主刊物人士,多人被重判10年至14年監禁。鄧小平在清除了黨內和黨外的異見力量後,才推動他的現代化計劃。

習近平

同樣地,習近平的中國夢、一路一帶等觸動很多社會利益。官搶民地和化工污染項目成為當前的主要對立。舊的冤案尚未解決,新的冤案不斷而來,令維權活動受到民間支持。

習近平一方面以一黨專政的方式反貪腐,在另一方面又不能容忍維權活動揭露社會的黑暗面。今天的對維權人士的大鎮壓將影響深遠。

事情本質

今次打擊是衝著維權律師而來的,但是它的火頭源自一件較少的事情 ─ 五月的吳淦事件。 吳淦出身於大兵,原應是雞鳴狗盜之輩。他在網誌透露:「上班混日子,下班燈紅酒綠,每天應酬,面對各種不喜歡的人,老家整天有人找我幫忙(出入境),加上和孩子媽媽的矛盾,決定換種自由的生活,於是辭職賣掉房子,帶上女兒開始流浪」。後來看到「在上訪過程中又要再遭受各種傷害,身心,精力,金錢都付出很多,卻無法得到公正解決。有人幾十年輪回在上訪的路上,看到這些,感到很心痛和無奈。」於是,「站在街頭拿出喇叭,大聲呐喊,這種嚮往自由的行動是一種天然的追求!」成了推手(即運動活躍份子)。

他在今年的5月19日被捕也是為了一件並非十分起眼的案件(樂平冤案),他「從外地趕到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在大門口高聲辱駡該院負責人。19日上午9時許,吳淦再次來到法院門口,繼續高聲辱駡該院負責人,並擺放事先製作好的帶有侮辱性質的看板,準備在法院門口擺設靈堂。」於是,「南昌市公安局以“擾亂單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為由,把吳淦分別決定行政拘留五日、合併執行行政拘留十日處罰。」

樂平冤案

「樂平冤案」指的是2000年樂平中店村發生一起搶劫、強姦、碎屍案,當地超市一老闆及一女子遇害。五名村民被認定為凶手及重判入獄。2013年,在另一宗案件中,凶手承認「樂平案」是他所為,但法院不肯翻案,維權律師為了爭取閱卷權,長守法院外靜坐18天。吳淦只是一個聲援角色。

吳淦在行政拘留期滿前被改控「涉嫌尋釁滋事罪、誹謗罪」,抓他入獄。「涉嫌尋釁滋事罪」和「誹謗罪」並非重罪,最高刑期為5至8年。奇怪地,中共官媒高調報導事件。

但真正出事的也不是「樂平冤案」,而是「慶安槍殺訪民事件」。

「慶安槍擊案」

今年5月2日,黑龍江慶安縣一名討飯者徐純合帶著82歲的母親和三個6至4歲兒女原本準備去往大連,車站安檢人員認識他們,以為他們又要赴外地上訪。在爭執中,火車站民警在100名旅客群眾, 60多名現場目擊證人和他的母親及小孩前槍殺了他,轟動全國,不僅引爆各界輿論怒火,也引發慶安官場「塌方」及當地一系列貪腐案件被持續曝光。

短短3天,超過660名中國律師聯署簽名,抗議慶安當局抓捕聲援律師的非法行為。吳淦介入其事。這是中共高調打擊吳淦的原因。

習近平 :決不能讓不鬧不解決現象蔓延

中共官方媒體值《習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國論述摘編》一書正式出版機會在2015-05-14發表文章表示『決不能讓不鬧不解決現象蔓延』。

並非單針對律師

5月29日《民網評》的「超級低俗屠夫 被刑拘為誰敲響警鐘」表示:「在不少人眼裡,吳淦威風八面——似乎越來越有「號召力」——「吳淦們」明白事情的嚴重性質,算盡機關太聰明,到頭必定是法律的嚴懲。」可見,維權運動中受到針對的除了律師以外,還有一大批來自基層的推手。他們善用「互聯網傳播資訊快,傳播的成本極低」,「向其他激烈的線民傳授經驗」,而且十分有技巧。

在6月,翟岩民、劉建軍和「留著大鬍子、長頭髮紮辮子」的著名推手劉星等人也被指有酬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刑事拘留,及被官媒高調報導。

可見,中共無法忍耐這批基層活躍份子的滋擾。

揭開「維權」事件的黑幕

《 人民日報 》在第一時間,在7月12日第2 版以4,600字,以上為題的文章將事件說得很白。文章指出,「黑龍江慶安、江西南昌、山東濰坊、河南鄭州、湖南長沙、湖北武漢……一系列熱點事件的現場,為何屢屢出現律師挑頭鬧事、眾多「訪民」舉牌滋事?」

「經北京、天津、黑龍江、山東、福建等多地公安機關縝密偵查,日前,備受關注的翟岩民、吳淦等人涉嫌嚴重犯罪案件又有最新進展——北京等地公安機關集中行動,摧毀一個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臺,自2012年7月以來先後組織策劃炒作40餘起敏感案事件、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夥。至此,一個由「維權」律師、推手、“訪民”相互勾連,組織嚴密、人數眾多、分工精細的涉嫌犯罪團夥浮出水面,其以「維權」「正義」「公益」為名、行嚴重擾亂社會秩序之實。」

「事件一發生,「維權」律師就在微信裡建立了「慶安事件維權群」,並發佈重「純合是訪民」「員警開槍是領導指使」的「內幕」。」

短暫的春天

由文章看到,在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有一短暫的春天,維權活動得以發展。官媒在今年5月高調打擊吳淦;在6月高調打擊翟岩民、劉建軍出錢收買兼職示威者;在7月10 日,全國拘捕維權人士。

由於事態已完全變質,中共改控吳淦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用在2012年已被檢察院兩次退回公安局作補充偵查的“職務侵佔”罪刑拘吳淦的父親。筆者估計,今趟的整體判刑會很重。

結語

正如,民主墻事件是鄧小平時代,假民主與真民主的背水之戰。今天的「710大抓捕事件」是習近平時代的真法治與假法治的決戰。

但兩個時代的背景完全不同。鄧小平時代還是處於鎖國時期,民刊運動被重創後無法復活。今天的民間抗爭無日無之,互聯網時代已經開始。案件堆積如山,因而律師十分吃香,連帶支持維權律師的發展。

若習近平能值此機會,剷平民間力量,中國將走進一個假法治時代,因而,全世界支持民主的力量應該群起對「710大抓捕」抗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