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沛然 Chan Pierre

希望能成為全職足球員,業餘寫電腦網頁和手機程式,興趣是做專科醫生。 那些年因為足球而加入醫生公會,2014年至2016年當上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2016年成為立法會議員。 網誌

政經

檢討醫管局(六):工會對報告的第一個回應

檢討醫管局(六):工會對報告的第一個回應
廣告

廣告

今天下午五時政府公布醫管局檢討督導委員會報告,我的第一個回應如下:

工會認為「醫院管理局檢討督導委員會報告」是改革醫管局的重要第一步,並希望醫管局盡快落實報告內容,醫管局成立了二十多年,檢討委員會也花了兩年時間,工會和市民一樣,等待改善醫管局的行政管理和改善公營醫療服務,等到「頸都長」。

要增加誰的透明度?

在報告中,「透明度」一詞出現了30次,但可惜只集中在資源管理和人事管理的員工身上:

第4b項建議:加強資源申請和分配過程的透明度;
第5b項建議:醫管局總辦事處應參與晉升選拔和職位調派工作,藉此提高有關過程的透明度....
第6b項建議:醫管局應就培訓制定甄選機制 ,以提高透明度和促進事業發展。

其實五大檢討事項中,在第四章管理及組織架構、和第八章整體管理和監管兩大課題上,沒有提過「透明度」,即是管理層不需要「透明度」嗎?

無論用任何方法分配資源,包括錢、病人、硬件、軟件、醫護人手, 任何單一方法都不能解決多年的問題,另一方面可以有一條很複雜的算式計算資源分配,看似很公平,我覺得最重要的方法是公開透明和有效監察。

結果報告建議增加「透明度」只有員工的份兒,而管理層增加的是「中央集權」。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由「中央集權」到「山頭主義」,再重回「中央集權」?

在報告中,「統籌」一詞出現了160次,管理不善和統籌不力有人要負責嗎?

當然是沒有人要負責 ,那麼以前統籌不力,將來「中央集權」大家有信心嗎?

我擔心中央集權,以往總部對待「山頭主義」,是不為也亦不能也,如果報告建議走向另一個極端 「中央集權」也非上策。我建議醫管局總部不應採取二十年前失敗的「中央集權」(主動式),而應該加強中央監察和積極不干預(被動式),達到不為也非不能也,自然藥到病除。我的建議方法也是公開透明和有效監察。

工會認為「醫院管理局檢討督導委員會報告」是改革醫管局的重要第一步,並希望醫管局盡快落實報告內容。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陳沛然醫生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
醫院管理局檢討督導委員會 非官方成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