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超英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 網誌

保育

紅紫黃、五六七、氣候突變

紅紫黃、五六七、氣候突變
廣告

廣告

2015年5月黃埔花園的鳳凰木

五月春夏之際,香港最搶眼的樹是鳳凰木,也許因為去年冬天稍涼,樹葉落得比較多,冬天幾個月不必浪費能量去養殘存的葉,時機一到,蘊藏樹體內的能量能夠全力發揮,先長出新葉,隨即就讓鮮紅的花簇掛滿枝椏,所以今年的鳳凰木花情是近年最好的,五月中旬在住處附近,拍攝得動人心弦的艷紅,誰說市區只有灰色?

可惜五月下旬下了幾場大雨,迎來夏季卻趕走了春花,紅色移到地上,很快就被城市的高效率掃走。六月晴天再來時已經沒法子再請出紅花,不是說一朵也沒有,不過始終無復雨前的聲勢,花期一現,過後回天乏術,這是天意。

六月少了紅色,多了紫色。香港很多地方都種了大花紫薇,而且通常一種就是多棵,這個月繁花盛放,坐在巴士上層到處游走,很容易碰上紫色的花海,有人喜歡這種花界的繁榮昌盛,我則稍嫌喧囂俗氣,純粹個人喜好,無法解釋。(大花紫薇本來叫大葉紫薇,改名的原因很滑稽,甚至可算荒謬,見註1)

以往大花紫薇的紫花可以耐很長時間,為城市點綴顏色,可是今年十分奇怪,花期很短,很快就過去了,只剩下少量花朵充撐場面,看起來有點可憐,後來天文台報告今年的六月是 1884年有紀錄以來最熱的六月,平均氣溫比1981至2000三十年的平均值高出1.8度,比2014年才出現的新紀錄更突然躍升0.7度,一般破紀錄只會以0.1度的龜速前進,這次破紀錄的大踏步簡直石破天驚!我想大花紫薇從未見過這樣的入夏速度,難怪一下子就謝了。


2015年6月平均溫度大幅抛離同輩! (鳴謝:香港天文台)

氣候變化肯定就在我們的家門口,而且來勢洶洶,大花紫薇已經領教了它的厲害,弱勢社群恐怕難頂愈來愈「高」的熱浪,我們還可以扮「冇事發生」嗎?

紅落得快,紫不耐久,幸好六、七月有幾種黃色接力。首先有俗稱「豬腸豆」的 Golden Shower Tree,黃花滿鋪樹身(註2),英文名字反映風中花落如雨,甚是浪漫,中文名稱則着眼不甚悅目的黑色長條狀果實,自然是美麗的,我們似乎要向人家學習看正面!


雙翼豆樹 (鳴謝:樹木谷)

其次是俗名「雙翼豆」的盾柱木,很多時見於路旁,特色是黃花長在指向天上的枝條(註3),還有廣泛種植的裝飾樹種黃槐(註4),由於全年開花,是園藝人的最愛,不過每次打風都東歪西倒,頗為可憐。

紅紫黃,五六七,東拉西扯,不離天氣和氣候調節樹和花,以及氣候不再漸變而趨向突變,人說到底是生物,不能置身氣候之外,大家好自為之。

註1 參閱《長訊》「花名風波 大花紫薇」

註2 參閱《香港自然尋趣 》 2015年6月

註3 參閱 《樹木谷》「雙翼豆」

註4 參閱 《樹木谷》「黃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