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區諾軒

立法會議員,南區區議會利東一選區(2011- )民選區議員 網誌

政經

鉛水事件:要推卸責任到幾時?

鉛水事件:要推卸責任到幾時?
廣告

廣告

(攝:陳裕煒)

是時候整理事情始末。

公屋單位發現鉛水事件至今,雖然仍有相當多的謎題有待政府部門交代,包括房屋署訂做的喉管檢驗程序是否妥當、食水的鉛從何而來等等,但繼啟晴邨後,葵聯邨、水泉澳邨先後發現食水樣本含鉛量超標,肇事屋邨中,啟晴邨、水泉澳邨由中資背景的中國建築負責工程,葵聯邨則由港資、「梁粉」羅康瑞任主席的瑞安建業承建,筆者認為,這已不僅僅屬個別公司失誤,而是整個建屋制度存在相當大問題,使劣質喉管能夠通過建造、驗收程序、如果沒有人揭發,現在還可以大剌剌使用。

承建商造件 水喉匠埋單

即使現在三條屋邨的共通點,是同由水喉匠林德深負責喉管工程,但像官員一再轉移視線到水喉匠,甚或如梁振英仍在記者會以「香港以外地方」掩飾內地製造組件,只會愈讓人感到有意隱瞞禍首。 啟晴邨作為首個以預製組件安裝喉管的試點,預製組件是建築界近年大受歡迎的恩物,節省建屋時間,如盧偉國所言,快、靚、正,但他亦承認缺點是難「樣樣拆開驗」。 以往由水喉匠包辦檢驗喉管責任,這是假設水喉匠包辦設計、安裝和檢驗,現在等於承建商預先做好喉管,然後由水喉匠照單全收。不可能「拆開驗」的組件,不是應該找始作俑者算帳嗎?水務署助理署長梁中立在電台節目多次以水喉匠責任,無從洗清承建商以至房屋署的建造、驗收角色,容許這制度驗收樓宇的房委會及水務署,不可能說自己全無責任。

當然,這並非說水喉匠可置身事外,按照程序,水喉匠需向水務署交水辦檢驗,啟晴的問題樣本,有兩個由非預製廚房取得,也就連非預製組件也出現問題,如果水喉匠只是負責大廈大喉管,水辦只從大喉抽取也可收貨,那便等於全港所有單位喉管原來也在承建商、水喉匠推卸底下缺乏監管了。這亦說明行政程序存在明顯漏洞,雙方必須檢討,為甚麼驗收過程可使含鉛喉管過關。

再外判無王管 大陸廠房土炮製造

另一流弊是,事件發現房委會根本沒有能力監管承建商外判予子公司的工程。水務署在事件發生後數天,化驗了啟晴邨上百個水辦,只有7個出現問題,及後葵聯邨、水泉澳邨的檢驗亦只有個別樣本出事。如果是承建商畜意用鉛焊接,應該整批工程出事,這結果很可能是承建商再外判組件予子廠商預製,有子廠商給了次貨。啟晴使用的6,200份預製組件,正是由中建旗下子公司「深圳海龍建築製品」製造。

那些非預製的含鉛喉管,房委會可以找中建、瑞安交待,但問題在於沒有機制到大陸廠房檢驗預製組件是否合乎規格(然而,房委會建築小組委員會委員林翠蓮曾於報章表示房屋署會專人駐廠監管預製組件,與同為委員的盧偉國所說不會樣樣拆開驗有衝突),子公司只能靠承建商監管,結果米已成炊運到香港硬食,只要有個別廠商偷工減料,便等於落了幾粒老鼠屎到一窩粥了。

高速建屋締造鉛喉

有工程界朋友曾言,香港近年基建工程太多,業界本已吃不消,對維持質素構成壓力。(預製組件本來就是加速建屋的產物,不是嗎?)加上如中建等公司大手低價承辦政府工程,政府這邊只道價低者得,一分錢、一分貨,怎可能事事快靚正。事件發展至此,足見既有的驗喉過程,已經過時,這個漏洞不堵塞,承建商可以繼續引入未經檢驗的預製組件,繼續焊接不合格的喉管。

我們打開了鉛喉的潘多拉盒子,大廈驗水必定陸續有來,先是新公屋,繼而所有公屋、所有私樓,就讓我們看看,這些年,幾多疏於檢測的喉管埋於廣廈千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