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執達吏明抵馬屎埔收地 村民促停「原址換地」政策

廣告
執達吏明抵馬屎埔收地 村民促停「原址換地」政策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於上月19日,通過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兩份分區計劃大綱草圖,受影響的馬屎埔村村民區流根日前收到執達吏的第一封信,要求他在明天(7月17日)前交出土地。馬寶寶社區農場聯同粉嶺北農村及居民聯席、古洞北發展關注組、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土地正義聯盟及東北支援組,直斥政府和地產商勾結,將公共政策問題扭曲為居民與地產商之間的私人糾紛。團體要求政府立即中止「四萬呎原址換地」措施,並公開所有換地資料。

「四萬呎原址換地」是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措施之一,意思是在發展範圍內,如果業權人(即地產商)擁有4萬呎以上土地,就可以在2016年4月前申請將土地用途由農地轉換成住宅用地。目前馬屎埔最大的業權人是恆基,擁有逾8成的土地。

未審議先迫遷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稱,在2016年才會向立法會申請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撥款,團體斥地產商「未審議先迫遷」,在法定程序仍未完成前就開始收地,造成程序上的不公義。

是次收到執達吏信件是村民區流根,他的女兒區晞旻稱一家人已在村內紮根三代,地產商20年來都用不同手段迫遷,而「原址換地」無疑是鼓勵地產商加快收地,忽略村民的居住權利。

batch_11705618_10203247589668886_678472472_o
村民區流根的農田

區晞旻指恆基會循正統法律程序來迫遷居民,卻會在當中「弄手段」,例如哄騙村民放棄無限期的農地租約,改簽短期租約,租約一屆滿就要求村民遷走;另外,恆基亦會拒收村民租金,藉此循法庭追討欠金及農地,例如有一次恆基派代表入村,村民圍著他交租卻遭拒絕。她又指村民大都沒有申請法援的資格,無力與地產商打官司,只好遷離。

團體指村民不少已被迫遷,只剩40至50戶人,村內8成土地已經「交吉」,豎立「私人重地」的牌子。經常來農地耕作的鄧婆婆更指,在她印象中村西只剩下「幾戶人家」。

batch_11745983_10203247589868891_1302611701_o
村內不少房屋及田地已丟空。

batch_11733902_10203247589948893_172243871_o
已被地產商收回的田地,豎上「私家重地 閒人免進」的牌子。

政府拒透露「原址換地」申請資料

只要業權人的補償方案與政策相符,業權人又能在限期前騰空土地,並有書面證據證明佔用人已接受補償方案,政府便會視之為已了結的個案;換言之,在限期結束前,村民與地產商之間的糾紛被視作私人糾紛。團體批評政府將公共政策問題,強行扭曲為居民與地產商之間的私人糾紛,並加快迫遷,製造「荒涼的感覺」,從而使輿論支持重新規劃東北地區。

發展局月前曾於立法會申訴部個案會議上披露,「原址換地」已吸引了7份申請,但未有公佈申請人、相關地段及擬規劃之地積比率、補地價水平等資料。團體批評政府的透明度不足,要求政府公開所有換地資料,及地政部門任何的既有指引。

土地問題關係每一個人

團體又呼籲市民共同對抗政府及地產商的打壓,土地問題涉及每一個人,「一日處事不公,他日也會處事不公」。

H15關注組及衙前圍村關注組亦有代表到場聲援,H15關注組May姐指官商勾結在城市規劃中亦處處可見;衙前圍村關注組郭先生表示村內亦有發展商採用不同手段迫走居民,期望更多人關注。

明日執達吏到達時,團體會在是次被收地的農田舉辦「農田置家」,呼籲市民帶一件能代表「家」的物品放在農田上,共同表達「以馬屎埔村為家」的決心。

記者:劉曉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