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鉛來錄音機

鉛來錄音機
廣告

廣告

文:築蟲@思政築覺

鉛水風波越演越烈,政府每天拉大隊開記招,反應之快力度之大,簡直可媲美佔領初期。平心而論,政府在安排供水、驗血等補救措施是合格的,但公關、調查方法及檢討機制則慘不忍睹。張炳良局長昨天懇求傳媒打下留情,謂房署職員已經「做到三更半夜」。筆者曾在公營機構服務過,絕不質疑房署員工的壓力,但公務員的這些血汗又是否花得其所呢?

要知道政府每逢回答一個公眾提問,小至一個電話查詢,出街的新聞稿/台辭/答問備考(Q&A),皆要經過無數部門/小組審核,花費人力物力不計其數。作為面對傳媒的首長級官員,皆要熟讀下屬為其預備的「貓紙」(line to take),其用字精準之要求往往到了矯枉過正的程度。當筆者看到房署署長因「怕讀錯」而沒有透露總承建商名字時,我真心相信他是「唔熟書」而已(因為這些公開資一查就查到了,根本無需亦無可能隱暪)。可見「緊跟貓紙」對官員來說是多麼重要,「人肉錄音機」就是這個意思。房署職員要在短短幾天預備數以百頁計的Q&A,其壓力可想而知。

就正正是這種過份小心眼,就算前線公務員花多努力,找了多少証據,能向公眾正確表達的,恐怕不足十分一,這些公開資料,恐怕更要被千錘百煉的假字所掩沒,變成沒重點沒靈魂,公眾越聽越火滾的假字。比如說黃碧雲議員與水務署助理署長的電台對質,當黃議員三番四次追問水務署會否調查中國建築,水務署只不斷重覆:「持牌水喉匠有責任」

水務署的潛台辭是:「我地剩係可以管持牌水喉匠架咋,承建商係房署管,唔關我事架。」但偏偏官員既不敢踩過界評論房署監管的總承建商,又不敢說得明明白白政府部門的各自為政。官當得越大就越膽小,越不敢說自己心裡的話。在不理解政府監管架構的前提下,公眾自然覺得水務署代表整個政府偏幫中國建築。直至今天運房局與房署才現身肯定要追究總承建商中國建築,公關上已吃了大虧。

社會大撕裂,鉛水事件可見一斑,一幫要將總承建商中國建築置之死地,另一幫則要持牌水喉匠人頭落地,未審先判。其實工程責任誰孰牽涉甚廣,包括承包模式、分判模式、監工責任、物料審批,一時三刻確實難下定論。政府的角色是要保持中立與理性,以科學求證精神尋找問題源頭,方能定奪誰要負責。官員與其花這許多心機去攪記招去咬文嚼字勞民傷財,倒不如公布一套廣為大眾接受的調查方案,小心求證,讓重拾市民對政府的信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