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Consent與後悔

Consent與後悔
廣告

廣告

6歲女生賣萌寫真集,被人認為意識不良,販賣兒童色情,書展已下架。鄙人完全想不到這件事會搞到如此大鑊,比早前小學生跳樓學校為保校譽唔報警的審訊更招人注意,可見網絡生態對「保護兒童」的不同取向。

我的面書分成兩派,一是對女童的母親,攝影師和出版社口誅筆伐,紛紛 condemn 這一眾人士為求圖利而出賣6歲女童的身體與性,極為可恥,更怕讓孌童僻者公開意淫,並以「保護兒童」為名要求抽起問題照片。

另一批則批判以「保護兒童」為名的,針對性的查禁,認為重重以國家法律的審查和刑責會損害了人的情慾自主性,壓迫性主體,剝奪談論、操演、創造情慾想像的空間。更甚是,把女童置在需要「保護」的弱者位置,是假設了兒童是 lesser 主體,沒有慾望的,超然純潔的,情慾主體不健全的個體,把兒童的 consent 和成人的(以年齡界定)consent 置在不對等的位置。

我記起自已的經歷。幼稚園高班時,有一段時間,坐我旁邊的一個小男生總會把手伸進我的內褲裡摸我的屁股(我沒鼓勵,也沒反對,那就是默許了?),每次摸完他都會給我一件小禮物,其中一次是一個手指公大的悟飯 figure。那時我對被摸完全沒有任何情緒和想法,沒覺被傷害,只覺得被摸時有點痕,但也會因為得到小禮物而開心。後來升上小學一二年級,我不知何故開始耳濡目染到與性有關的事,開始了解到「強姦非禮」這類事情,我便經常想著幼稚園的這段經歷,覺得自已好污糟,夜晚發夢會夢見自已被叔叔搞,有段時間成日喊,驚自已有左,最後喊住同母親講番件事,到佢話我知唔會有 bb 先無咁 desperate。而家諗番,就覺得以前好傻豬,俾著而家既我呢就會諗果時應該同個男仔講,摸都得,但你要俾個1比1悟飯 figure 我先摸得嘛!咁細個公仔就想摸我,慳啲啦你!

我對這經歷有幾點反思。

1. 極致地「保護兒童」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事,也是不切實際的,以為攻就是守,其實外強中乾。因為你永遠唔知「傷害」到底何時出現(你點估到幼稚園高班就想摸人屁股?)。與其「保護」,不如讓兒童早點充權,從小 master 自已的身體與思想。

2. 我那些「污糟」、「恐懼」和「自卑」感覺, 是反性,恐性社會的 socialization 底下而產生的。我們社會的性教育和 norms,把性妖魔化污名化病理化,不只limit 了普通人的情慾主體,也對真正的 sexual victims 重複傷害。如果我小時候讀的是 gender studies,被 empower,那些負面的情緒也許不會糾纏我那麼久,或者不會出現。

3. 我現在可以輕鬆tone公開談及這段經歷,是因為我接受了多年的性別教育,讀了很多gender theories,聽了許多許多故事,身體的,性的,才可以把這段經歷消化。因為我是花了好長時間建立這個主體,充權路不容易。以前我會毫不猶豫批判「保護兒童」的論調,既然是 consensual, why not?兒童的 consent 不會less than 成人。 但我現在會想,consent 的意義在於,個體明白她的行動有可能會帶給她的影響而她能夠承受並同意承受,以及i nvolved parties 對她有何保護,保護夠不夠而她是否接受。Consent不是一句 yes, consent 是一種教育的機會,「兒童」要學習理解「成人」世界的文化,norms 和 rules,它們的好與壞和可改進的地方,同時「成人」也是在學習如何實踐同理心,如何盡責誠實,學習進與守的智慧。不是個個兒童/成人成長時都可以接受性別教育,看Foucault和judith butler或Gayle Rubin的(當然我覺得人人都應該讀),那被恐性反性的性文化影響而自責自卑,後悔當日的consent,絕對可能。

4. 這次事件我認為,有 gender sensitivity 的人,或女性主義者必須警剔。這次發起以「保護兒童」為道德感召的群體,本來就有許多施行性別壓迫的往績(如對身體外形的嘲諷,對女性情慾的敵視,對新移民婦女的持續攻擊等)。直男沙文本土主義者與良婦女性/專制主義者及保守主義者使用同一種論調攻擊其敵視的對象,更反攻傳統保守主義者。事件至此,書已下架,消費兒童的商業運作輸了一仗(但只限於被目為「意淫」的兒童消費品);沙文本土派贏了「道德」光環和輿戰,聲勢浩大;性的充權和去污名化被打擊,獨特性僻者(孌童人士)更為邊緣。

而我還是記掛著基真墮樓女生。我想知道她的故事,想了解她的,童萌歲月。

追加:口說保護兒童的人,也請你們劍指令兒童沒有童年的教育制度,攻擊那些令貧窮兒童不能得到同等學習機會的政經制度。只在性方面「保護兒童」,實在廉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