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前線科技人員議政小組

我們是一群關心時事的前線科技人員,希望聚集志同道合之人,以科技人員的技術和觸覺,為業界,為香港發聲。 歡迎所有從事科技行業的有心人加入我們。 網誌

政經

道德崩潰的政府如何說服市民?

道德崩潰的政府如何說服市民?
廣告

廣告

文:黃源浩

上星期六,成立創新及科技局的撥款審議在建制派議員加入拉布下,再次未能及時在立法會休會前獲得通過。在統計各位議員的發言時間後,我們發覺建制派議員整整比泛民議員發言多二十四分鐘。在莊嚴堂皇的議會內,一眾胸無點墨、思緒凌亂、妙想天開的建制派議員,公器私用,把一個審議撥款的會議降格為圍剿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的批鬥大會。莫乃光議員在發言時清楚表明自己在過往十多年來要求政府重設科技局的立場從來未變,並指出梁振英的霸道行為導致不少業界從業員由支持轉變為懷疑。不幸地,建制派議員只顧不斷誣陷莫乃光並未盡責游說泛民議員支持。更甚者,他們浪費了多個小時把自己的春秋大夢投射在內容空泛的政府建議上,憑空揑造會議文件內並無交代的偉大理想。

作為一位香港公民,我當然如陳健波議員所言,希望科技行業能夠解決香港的經濟發展模式單一化問題,為年輕人製造更多就業機會,及早買樓買車,向社會上層流動。試問如果香港能夠出產一家Google,Apple,Pixar,甚至Tesla Motors和SpaceX,不僅香港人,甚至全世界人類,怎能不為香港驚嘆動容?可是,作為一位科技從業員,我也認同梁美芬議員所說,應該講求「頭腦、理性、客觀性」。頭腦、理性、客觀性告訴我,僅僅把創新科技署和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移植到一個新的政策局是遠不足夠的。不足夠的不只是建議文件內容空泛,欠缺成效指標,而且以梁振英為首的特區政府高層缺乏從政者應有的政治道德。

庸官驅逐良臣 政府人才凋零

在過往幾年,除了廣為人知的「一男子因素」否決發牌給擁有人才和資金的香港電視事件之外,還有二○一一年的葛輝事件。二○一一年一月,政府宣佈前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葛輝在只餘下三個月就約滿的情況下,以私人健康理由辭職。同年三月,政府解釋葛輝辭職的理由為他在「上網學習支援計劃」上有過失。其後葛輝去信立法會要求提供適合渠道讓他作供,在立法會特別會議上,葛輝發出有法律效力的誓詞後力陳商經局常任秘書長謝曼怡不適當地向他施加壓力。謝曼怡強迫他要求本來應該單獨中標,評審得分最高的社聯和有建制派背景的信息共融基金會共同分區推行「上網學習支援計劃」。在往後的特別會議內,謝曼怡更確認背後有更高層的問責制官員明目張膽地要求公務員執行政治任務。

葛輝是當年公務員體系內,碩果僅存,尚知禮義廉恥的官員,深受業內人士愛戴。我還記得五年前葛輝紆尊降貴,親臨出席一個在灣仔的一家殘破辦公室內舉行的初創企業家聚會,和業內人士進行極其誠懇和專業的對答。他後來也從善如流,積極在政府內部推動開放數據,為一班雄心萬丈的年輕初創企業家創造開發產品的有利條件。翻查資料,原來葛輝還非常着緊職業操守,在○八年時主動供出政府內部洩漏個人資料,並因此主動代替政府向廣大市民道歉。此時此刻,政府內還有多少像葛輝這樣正直的人?很可惜,政府高層並沒有接受良臣忠言的氣量,竟然還配合建制派在他辭職後進行人格謀殺。此所謂,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我以政府欠缺政治道德為由質疑成立創科局的必要性,是想指出害群之馬如果得不到應有的制裁,物競天擇不能發揮效用,害群之馬會漸漸成為群體主流。一個充滿小人的機構,如果賦予它更大權力,往往只會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回想當年葛輝事件的有關人物,身為公務員不堅守政治中立的謝曼怡為現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在立法會上對葛輝落井下石的栢志高剛被委任為西九文化區行政總裁;被廉署批評為混賬的信息共融基金會董事兼審計委員會主席楊偉雄,現正身兼三公職──行會成員、特首特別顧問和創科委員會主席,為上任創科局局長作準備。試問掌管融資,創意產業和將會掌管科研的機構由以上三人擔任領導職位,市民如何有信心政府不會敗事?

多年來的敗壞議事風氣導致忠良盡去,政府人才凋零。今日政府遇到這麼大的阻力,梁振英及現任高官們應該反省反省,先在政府內部廣言納諫,再向外伸出橄欖枝,改善行政立法關係,為過去的劣行作出懺悔和彌補。人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見興替,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政府應當誠心誠意地向市民解釋到底政府打算如何發展科技產業,用理據說服市民,用耐心解決市民的擔憂,藉此重拾社會信任。此後,不只創科局,就算政府要成立太空總署,也自當水到渠成。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