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補習不是保證書

廣告
補習不是保證書

廣告

文:唯諾

放榜過後,學生除了要重新排序大學選科外,往往又會在社交網站上批鬥各大型補習社的補習導師,企圖諉過於人。

就像這晚,我偶然看到一位師妹在臉書上讚好了某些不具名地指罵某補習社的中文導師的帖子,內容不外乎是抱怨補了那導師後,中文成績不進反退、中文科只拿到等級二、後悔補了他……然後留言欄上便是一場又一場筆戰。美其名是筆戰,實則是理性分析派與潑婦罵街派。

巧合地,今天下午我在書展會場上聽了該導師的分享。席間,他提及到,在他的學生當中,分數低或甚不合格者,佔大多數乃是實情。但礙於職業所限,他與公司也總不能夠公佈這些數字吧。再來有一聽眾問及他如何面對這些年來的流言蜚語和非議。他沉吟半响,然後把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娓娓道來。他並無刻意地說得賺人熱淚,但一番肺腑之言發自內心,自當感人至深,但卻又略帶點唏噓。

我無意為個別補習導師平反,僅想指出一些人對補習界的誤解。

總是有人會認為,有補習就相等於保證在公開試中能取得特定成績,其實這是荒謬至極。打個比方,補習就好比投資,投資者總期望在市場上獲得一定的回報,這乃人之常情。但哪有一種基金或股票能保證只賺不蝕呢?若果真有這種賺錢方法,豈不是人人都飛富騰達、衣食無憂、坐享其成?股市有賺有蝕,試場上自然也有輸家與贏家。

當年我也有補不同科目的導師,最後這幾科的公開試成績有喜也有悲。考得好,我認為該肯定自己的努力,但亦不會抹殺了補習老師的功勞;考得不好,我也不會把悉數責任均推在導師的身上,畢竟這樣並不公平。一星期七十五分鐘的課,老實說,能教得你多少?若要怨,不是也該先怨課時比起補習導師多出一大截的日校老師嗎?

你可能會說,日校老師不能怨,因為沒有選擇。難道有得選擇才該怨嗎?可笑,那麼我們現在爭取真普選,爭取民主,就是為了將來有得怨嗎?補習是自由市場,你不喜歡某補習導師,或上過課後覺得不適合你,大可另找高明,沒有人強逼你要跟潮流,跟市場。你既然選擇了他/她,就該知道自己將來必須要承擔選擇了他/她的後果,不管好壞。特首或國家元首可以怨,因為他們是公僕,他們是為民請命,他們有競選承諾。但補習界是私人市場,一教一學,你情我願,難道在雙方同意下的性行為也該稱作強姦嗎?

結論是,我們不該怨日校老師,亦不該怨補習老師,要怨就要怨自己。因為教育和補習,從來就不是一紙保證書。

(Photo credit: Reuters_達志影像)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