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程思傳

生活,就是每日努力的寫字。經營網誌《偽文誌》(https://chingszechuen01.wordpress.com/),在Facebook另有貼文的小地頭(https://www.facebook.com/chingszechuen)。 網誌

生活

白棱鏡的《富士山下》與麥浚龍、謝安琪的《羅生門》

白棱鏡的《富士山下》與麥浚龍、謝安琪的《羅生門》
廣告

廣告

拉勻一年計算,昨天算是奇怪的一天。當很多人連誰在出道,最近有什麼新歌都搞不清的日子,竟然一日之間彈出兩首洗版的粵語歌──白棱鏡的《富士山下》,以及麥浚龍、謝安琪的《羅生門》。雖說洗版原因各有不同,卻足夠為這沉寂已久的樂壇帶來至少好幾日的話題。

白棱鏡的《富士山下》說穿了是李克勤參加中國節目《蒙面歌王》的化名──一身白衫白褲戴白面具,唱著陳奕迅的《富士山下》。台上的評判估面具後的人,一臉疑惑,甚至不斷點評「這個人有點李克勤的味道」,「又說不是李克勤,要比他年輕」。終究,白棱鏡贏了,李克勤除下面具,大家有演技地呆了。這樣的新聞傳回香港,點出播放,前奏響起,一開聲,大家同樣呆了──究竟除了李克勤還能有誰,何以一眾評判,包括與李克勤相熟的巫啟賢對此一臉驚訝?

如果硬是拆穿,明白這有如一場戲──歌手扮沒有人認得,評判扮認不得人,然後各自玩那個完全沒有意思的蒙面比賽(中國版的蒙面比韓國原版的簡單得多)。雖說節目的原意是讓觀眾投入在蒙面人的歌聲而不是身份身上,然而拍出來卻是反效果。無論白棱鏡的歌聲如何吸引,在這個比賽中,大家的焦點都不是放在他的歌藝上,而是糾纏他究竟是誰的問題。而因為身份是重點,歌手演唱時,總要加上評判的點評猜測,完全無法投入其中。於是,即或李克勤的歌藝如何,焦點無可避免地落在批評節目評判之中,歌手招來取笑,那年不被認識的送禮勤綽號又被重loop一次。

至於,麥浚龍、謝安琪的《羅生門》這首概念的歌算是異類。從《耿耿於懷》,到《念念不忘》,這種延續早教人驚艷,讓人在playlist播了又播。但這種簡單的延續似乎滿足不了歌手,於是乎於伍樂城和黃偉文再來一次合作,這一次的結果真的驚天動地──如果《耿耿於懷》至《念念不忘》是男主角的深情獨白,《羅生門》終請來一直被迷戀的女主角的現身說法,視點不再單一從男主角出發,而是還原了一幅相對原整的畫面。很多以為很細心的觀察,原來一直是男主角的想像──「贈你哈囉吉蒂那玩具,這天早變作茉莉香水」/「我愛過哈囉吉蒂嗎似乎沒有」;「留在你漫畫書裡,當初那美麗神仙伴侶」/「狄更斯是漫畫嗎,仍然少女誤會了嗎」,完全推翻了前兩首歌的佈局,是成功打破了歌迷的想像。三首歌獨自各有故事,併在一起,更成功推高了整個故事的層次,於是,完美地贏得一致的好評。

白棱鏡的《富士山下》唱得不好嗎,不是;麥浚龍、謝安琪的《羅生門》,唱得很好嗎,也不是,所以說縱然歌縱重要,但兩者的落差不是簡單在於歌藝技巧。事實是,很多時候,歌手不是要玩噱頭,參加中國的歌唱比賽才能有所突破,而是在自己的音樂上多加上一些新的想法,這樣才能留住歌迷,讓人有驚喜。要是繼續十年如一日,唱著早已唱爛的首本名曲,繼續用曾令人心醉的技巧,踏上再大的舞台都未必能留住樂迷;相反,花些心機,有了想法,歌手的努力還是會讓樂迷看見。

原載於《偽文誌》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