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21世紀了,清潔香港還要搞運動?

21世紀了,清潔香港還要搞運動?
廣告

廣告

1970年代創造的垃圾蟲形象,距今已有超過40年,但絕大多數香港人,仍然印象深刻。感謝偉大的互聯網,把這段歷史完整地記錄下來,文字報道、宣傳影片,只需動動指頭,幾乎無一遺漏在網上找到,即使當年還未出生的80後、90後,對1970年代初的清潔香港運動,毫不陌生。

戀殖本土派,對麥理浩時代的香港,有很多美好的想像,這都是因為「距離美」。時空距離愈遠,細節愈模糊,可發揮的想像空間愈大。對比今天香港的沉淪,不少港人對麥理浩殖民時代有美好的投射,作為一種心理補償,也未可厚非。

勞工福利、免費教育、十年建屋、廉政公署,一連串的社會改革,都是麥理浩時代的產物,港人津津樂道,政策深遠,影響至今。

麥理浩要市民擺脫過客做歸人

麥理浩為何在1970年代初發動全港清潔運動?與其他政策領域如何互動?如何體現殖民管治者的政治動機?是社會政治歷史學者值得研究的課題。

40年前的清潔香港運動,除了有環境衛生健康的實際需要外,本質上,是一場由官方發動的「本土運動」。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衛生環境非常惡劣,鼠輩橫行,傳染病肆虐。最令人頭痛的,是這些避秦南來的中國難民,充斥農民習性,不講衛生,隨地吐痰,亂拋垃圾……當年住在寮屋、徙置區、唐樓的香港人,定有深切體會。

英國殖民者汲取六七暴動的教訓,深知「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地方」,在香港無法繼續有效管治,要長治久安,就要作出徹底的社會改革,爭取港人對殖民政府管治的認同。

若然大多數香港人仍抱難民心態,香港只是過渡時期的暫居地,他們對居住的地方毫不認同,就不會講究衛生,更不會愛護社區環境。麥理浩發動大規模的清潔香港運動,就是要香港市民擺脫過客,要做歸人,視香港為安身立命的家園,有了身分認同,才能與殖民政府的社會改革互相呼應,有效管治才能實現。

1970年代初開始的清潔香港運動,持續不斷超過10年,但聲勢和規模逐年轉淡。另一次鋪天蓋地的清潔運動,是2003年SARS後,由當年的政務司長曾蔭權親身領銜。

區選臨近 清潔運動為建制派助選?

SARS爆發,香港走進死蔭的幽谷,瘟疫消退,危機暫緩,但港人的傷痛未能平復,希望仍未挽回。洗洗太平地,清潔後巷樓梯,與遏止SARS死灰復燃未必有必然關係,但由曾蔭權率領一眾問責高官,個個捲起衫袖拿着掃帚清潔垃圾黑點,雞手鴨腳,成效有限,鏡頭下高官的親民示範,似乎是想洗脫SARS時間進退失據驚惶失措的窩囊形象,效果如何,自有公論。SARS後的清潔運動,實質是一場希望挽回港人信心的政治運動。

到了2015年,政改否決,建制「甩轆」,票債票償的算盤無法打響,梁振英信誓旦旦放棄政治爭拗,要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正當港人引頸冀盼,看看特區政府有何靈丹妙方,梁振英突然宣布發動一場清潔香港運動,由林鄭月娥親督師,跨部門各首長落力參演。

港人的清潔意識,經殖民政府20年的精心調教,已與西方先進的文明社會看齊,再經SARS一役,個人衛生習慣,也飛躍提高。人們要問的是,21世紀的2015年,清潔香港,還需要搞運動嗎?

40年來歷次的清潔香港運動,都有彰彰明甚的政治目標。今天的香港,英殖政府早已遠去,也沒有瘟疫重臨的危急迹象,梁振英政府的清潔香港運動,目標又是什麼呢?最大可能,是年底區議會選舉臨近,為建制派助選,大規模動用納稅人資源,製造成果給建制政黨「成功爭取」。可以肯定的是,當林鄭落區洗街擦地的時候,那些穿著政黨標記烏龜背心,寫着自己名字的區議員或社區主任,一定像攝石人一樣,形影不離林鄭左右。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