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我看女童「寫真」事件

廣告
我看女童「寫真」事件

廣告

圖:蘋果日報

本來以為女童寫真集事件告一段落,但見《獨立媒體》仍有文章評論事件,有朋友希望我整理一下想法,故成下文,供朋友指正。時間倉促,若有不足,請諒。

女性主義反色情產品,不是由於它們涉及性,而是由於它們往往把女性展示成男性的性從屬物 ── 即所謂「物化」。不過,何謂「物化」甚難界定,許多左翼人士擔心反色情一旦觸發社會大眾的道德恐慌,保守勢力會乘虛而入,結果嚴刑峻法下,導致各種表達自由萎縮。而且,雖然色情產品大多以(想像的)男性性慾 (male sexuality)為銷售對象,但展示的以成年女性身體為主,一般假設成年女性都有自主意識(許多人認為十多歲的青少女也有這種主體性),知道自己的利害所在,所以也不應過份管制。

許多曾經看過日本少女寫真的朋友,甚至一些攝影工作者,都指出這次寫真與該些寫真所用到的鏡頭語言,非常類似。筆者本身沒有看過整本女孩寫真集,但從網上流傳的五六張圖片看來,攝影師的手法(如拍攝角度、構圖、景深、最後相片的選取等),都似乎是有意引導讀者的視線從正面或俯視的角度去注意女童身體上某些屬私隱的部份,而不是女童的個性或她與環境脈絡的關係(這是與其他公認的藝術作品的最大分別)。

本來這些照片,與市面上許多其他「寫真」比較,只是小巫見大巫;但在今次事件上,主角是一名年僅六歲、從發展心理學角度,甚至可能還在前運思期階段,不知道別人與自己有不同觀點的小孩。她是否能理解自己的相片可能成為某些獨特性癖好者消費的對象,能否有能力去判斷自己的最大利益,或者大人能否用女童明白的語言,去協助她理解和判斷自己的最大利益,都成疑問。

所以整件事,對我來說,不是「女童照片露出底褲,不雅」,而是「一位只有六歲的小孩,在信任的大人的主使下,拍了一些照片,而該些照片有把女童塑造成性對象(起碼對部份人來說)之嫌」。大人違反兒童利益去滿足一己的利潤目的,本身就有剝削成份,利用兒童充當意淫題材更抵觸兒童權利公約。我關心的不僅是道德,更是不平等的權力關係造成的問題。我明白許多左翼朋友對「保護孩子」這類口號往往涉及的道德恐慌和法律禁制不安,但現實上,大人與兒童在權力地位之間有顯著差異,所以合理地保護兒童免因大人的無知和自私而受傷害,我想是無可奈何的做法。

現時寫真集因輿論的壓力而下架,我認為已是恰當的結果。若這次我們袖手旁觀不去譴責這些侵犯兒童權利的實踐,難保下次書展之前市面已經出現許多更合法露骨的兒童寫真,到時才阻止助長性侵的戀童氛圍恐怕已經太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