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專情有罪?毒撚何辜?

專情有罪?毒撚何辜?
廣告

廣告

近日飛來一陣「麥旋風」黃偉文十年磨出「毒男三部曲」,歌詞精鋉,字字銖機,從耿耿於懷、念念不忘到羅生門,故事的最終回,他把十年前小男孩痴情的形象徹底摧毀了,卻仍然堅持自己相信的價值,那動人時光未必地老天荒呼應著那些年同樣出自其手筆的最愛往往難以相廝守,的確誰的心深處都有過曾經的那個他,而十年後男孩苦苦的守候更被輿論譏為癡漢、毒丁,然而譏笑背後,扭曲的價值觀說明香港真的生病了,而且確實重傷了!

因專情而被訕笑,不為什麼,只因閣下不是什麼富家子弟、皇親國戚,這也許便是「才子」口中的小農DNA,社會大眾從古到今,不論是城邦派還是大中華派都存在着一個共同點,都會默許三千寵愛在一身的楊貴妃與灰姑娘的不斷出現,卻不許「賴蛤蟆吃天鵝肉」即便是單思也得受抨擊,這也許便是中國人社會的荒誔劇與毒丁的悲劇,從來只知道「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卻至今才知道人們口中的「溝女」、「泡妞」也得有先後,我們大概會讚許唐高宗只願一生愛一人的長情,愛德華八世不愛江山愛美人的深情,也會讚嘆徐志摩與林徽音故事的凄美,因為在中國人的眼中上述三人豐衣足食了,配得擁有自己的愛情,也就體現了當今中國流行的一句話「有錢就是任性」。然而,假如你是無錢、無車、無樓的三無小毒毒,你的專情便會變得一文不值,被冠上「傻仔」的名號,但為什麼我們在爭民主要普選,要求同志平權的同時卻沒有捍衛一眾鴻儒白丁痴情的權利,反之更訕笑那傻痴痴的男主角?難道「元朗津貼學校」的男孩連奉哈羅公學的女生為「女神」也得挨批嗎?哈,不會吧!

中共一眾常委高幹們,放心吧,人心一早回歸了,即使歷經百多載的殖民統治,任香港人與本土派如何去中國化,思維跟你們是一點沒差!德成局長,我真替你冤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