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白白走錯了方向的香港

白白走錯了方向的香港
廣告

廣告

原文︰個人網誌

香港人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最失敗之處便是從沒有仿傚加拿大、直布羅陀等地﹝或英國其他殖民地﹞的例子,爭取建立責任政府﹝responsible government﹞

所謂「責任政府」者,即政府內閣向議會——而非君主﹝或國家元首﹞——負責。而在殖民地﹝或一些自治地區﹞,則指政府對當地議會負責,而非對宗主國負責

因此,香港人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白白浪費了約28年﹝自1987年爭取「八八直選」﹙民主派——泛民前身——爭取在1988年的香港立法局選舉中引入直接選舉議席﹚始﹞,蓋因完全走錯了方向。此外,亦因此在所謂「過渡期」﹝1984-1997﹞——即香港由英國殖民地過渡至中共屬地——期間,浪費了培育政治人才的機會。更遑論能像直布羅陀、百慕達等地那樣享有高度自治!﹝註︰直布羅陀及百慕達二地雖仍為英國屬地,總督代表英王行國家元首之職,惟二地之政府首長皆由民選產生,向議會負責,英國政府無從干涉﹞

究其原因︰

  1. 過去咸認為作為殖民地宗主國的英國政府因各種原因,自私地阻礙香港民主發展的步伐,這固是公允之論!然而,不少人忽略了以華人人口為主的香港,在苟安心態及華人傳統奴性思想的影響下,根本幾乎未嘗有人提出此議
  2. 過去,不少的香港人視香港為「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根本少人為香港的長遠發展深思熟慮。至土生土長的新一代,社會提倡功利主義,在「賺錢至上」心態下,自無心思思及香港政治的長遠發展
  3. 一向標榜為香港爭取民主的民主派——即今日的泛民——多年來不思進取,只滿足於立法局﹝及今日的立法會﹞有多少直選議席,從未思考香港民主發展的路向!雖然民主派提倡仿傚美國的「三權分立」精神,問題是在「行政主導」的原則下,立法機關監察政府的權力始終有侷限——殖民地時代尚且如此,更何況在中共的魔爪下﹝按︰筆者感慨香港枉為英國殖民地150多年,卻幾乎沒有受到英國政治制度精神影響——除了法治精神外﹞
  4. 民主派明為香港爭取民主,實一直渴望與中共溝通、妥協︰此舉美其名透過達到「民主共識」,但中共從未信守承諾,且2010年民主黨與中共之秘密協議未曾為香港民主發展跨一大步,更何況那有反對派只思與當權者溝通而不務正業﹝至少在真正的民主社會不會﹞
  5. 80年代期間,民主派及香港社會——包括年輕時的筆者——在反殖民主義思想及中國民族主義思想影響下,對統治中國大陸的中共政權心存幻想,一意相信「港人治港」的承諾,甚至天真地以為中共會像英國一樣不干預香港事務,結果一直不思爭取建立「責任政府」或「自治政府」﹝註︰即使在90年代期間,香港社會因「六四事件」對中共幻想幻滅,不少人——包括年輕時的筆者——仍天真地以為中共需要香港作櫥窗,不會破壞香港「港人治港」﹞
  6. 在華人社會所謂「大一統」思想下,若干香港人——包括民主派——始終惑於主權在宗主國而非在民的觀念,結果幾乎從未有人想過97後的香港特首——即行政長官——乃由中共任命﹝雖經「選舉」產生﹞,實中共暗地簡接損害香港的自治﹝蓋因特首只會想到他的老闆是中共而非香港市民﹞
  7. 易言之,香港社會在長久的苟安心態、功利主義下,加上標榜為香港爭取民主的民主派不思進取,不單令香港民主發展的步伐走錯了方向,還令香港白白錯過了真正高度自治的機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