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沒有誰比誰高尚

沒有誰比誰高尚
廣告

廣告

前陣子中美戰略與經濟談話方結束,美國國務院隨即發佈《2014國別人權報告》,中國也發表《美國的人權紀錄》回擊。任誰也看得出中美兩國除了能談生意和敲定不起戰事外,其餘都談不攏,皆因雙方的價值觀差距甚遠。美國一直以重視人權自居,對其他國家的人權狀況進行監察,而中國政府為了應付美國的批評,特別出版《美國的人權紀錄》,針對其不光彩的事跡大力批評,簡單一句就是沒有誰比誰高尚。

美國對內的人權問題,主要是種族歧視問題和警權過大。中國政府自然針對這兩點批評美國人權狀況惡劣,連同先前震驚國際斯諾登事件一併告訴人民,顯示美國也好不到哪裡去,而且喜歡打著「人權」的名號進行「霸權大計」。
過往中國人有著羨慕第一世界的情意結,一切美好的事物的標準都以歐美國家為標準,可是改革開放以後自尊心連同國力俱增,在中國政府的宣傳和(經過濾的)資訊的流通下,中國人也漸漸了解到外國並不是那麼高尚,甚至認為歐美國家極其邪惡,所有卑鄙的勾當都幹,所以才有今天的繁榮(筆者無意和各位考究各國的黑歷史真假,大家可以蒐集資料,信不信由你),而我們中國長久以來被列強欺壓,但最終在鄧小平的帶領下開始爬升為大國,過程非常清白,未曾殖民他國,沒有武力擴張。單憑這幾點,足讓國人自我感覺良好,也合理化中國政府過去的總總行徑,以成果論英雄。

最近中美兩國在人權問題上屢屢針鋒相對,便是例證。證明批評者也干犯自己所批評的事,拉近兩者的距離,再強調中國這些年來的經濟成果,提昇國人自尊,內地人也非常受落。其實這種思維由來已久,魯迅曾在《外國也有》一文中批判中國人類似思維:凡是中國有的臭蟲,外國也有。這「臭蟲論」幾經變化,終成了中國政府愚民手段,這邏輯謬誤,正統說法為 tu quoque 。大家小時候跟父母堵氣時,有沒有爭辯過「你們也做___,憑什麼不許我做?」,心水清的人皆知,一件事不論多少人、什麼身分的人在做,只要不對,都不能縱容。不過中共就正正喜用「臭蟲論」來淡化自己的錯誤,迴避問題所在,繼而轉移民眾視線。大家要是留意官媒、五毛的言行,都會發現他們喜歡隱去中共的黑歷史,不斷挖掘其他國家的醜聞,不遺餘力控訴他國如何黑暗。在資訊被過濾和五毛不斷生產虛假言論的環境,無知的群眾會極易被迷惑,變成「真心膠」。如果中共的醜事實在無法忽略就會扭曲歷史,搬出外國勢力作惡的論調,或強調國家如何傾力改善云云(也就是喪事變喜事)。

「臭蟲論」不單拉近兩者的距離,更用來合理化自己的行徑。比如部分人喜歡引用美國為保國家安全侵犯民眾私隱的手法來支持國內的維穩措施,關塔那摩灣監獄的虐囚事件來淡化差劣對待國內政治犯的嚴重性,用美國西部大拓荒屠殺印地安人對比中共血腥鎮壓新疆回民。慣常做法是直接隱去自己在做同類事情時的嚴重性,或者通過封鎖不利消息,化大別國公開的黑暗事實,攻擊他人,提升自己。
進一步,就向你灌輸「阿Q精神」,告訴自己低處未算低,不要因小事大驚小怪。屈氏:「對比美國不時出現那些坐了幾十年冤獄才獲洗脫罪名的新聞,我們應該慶幸,在小島蒙冤的人,頂多受苦七十二小時 」正是一例。說到這裏,不得不提「臭蟲論」和「搬龍門」的混合。相信大家對於「佔中」時不少藍絲對警方執法的評價仍有印象:如果示威者被暴力對待,會說你沒被開槍打死已是萬幸;或是看到示威者衝擊防線時會大呼警察無能,不夠兇狠。

「臭蟲論」的應用實在廣泛兼多變種,但起源只有一個。魯迅也在文中道出這「臭蟲論」的背後:「假使世界上只有一家有臭蟲,而遭別人指摘的時候,實在也不大舒服的,但捉起來卻也真費事。況且北京有一種學說,說臭蟲是捉不得的,越捉越多。即使捉盡了,又有什麼價值呢,不過是一種消極的辦法。最好還是希望別家也有臭蟲,而竟發見了就更好。」可見到中國人的思想使其難有進步,自身出問題不好好解決,而是捉他人身上蟲,繼續自我感覺良好。

現在中國貴為大國,自然生多事端,甚至做了和美帝一樣不見得光的事,五毛們也只會會拋出跟多的謬論文過飾非。清醒的各位定要好好教育下一代,免受這類言論殘害,但也奉勸大家莫跟那班人認真,就如「鉛水事件」部分護航言論,徒令自己困擾,當作笑料嘲笑便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