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地區政治系列】人民力量蘇浩:蛇齋餅糉一定要做

廣告
【地區政治系列】人民力量蘇浩:蛇齋餅糉一定要做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早前舉行的大埔區議會補選,工黨的郭永健在兩名建制派參選人競爭下漁人得利,為今年11月的新一屆區議會選舉拉開戰幔。而在西貢區中將會新增多個議席,成為兵家必爭之地。新增的都善選區更有多名地區人士已經「開始做野」,其中積極考慮中參選的包括人民力量的蘇浩。獨媒的地區政治系列今次訪問了這位人民力量執委,他更談到「蛇齋餅糉」是必須的手段,派完之後更要作「積極跟進」;而對較激進的黨派來說,地區工作更是不可放棄。

「傘落社區」要先「認識」街坊

「派蛇齋餅糉一定不會派得比建制勁,但都一定要派。」蘇浩認為地區工作很重要,他認為蛇齋餅糉是必須的,因為這是認識街坊的手段。蘇坦言,工作當中最具挑戰性的是對街坊解釋拉布對民生的「影響」。蘇浩表示,有人力的地區助理在擺街站時遭人吐口水和破口大罵:「幾難聽既說話都聽過。」他強調這正是地區工作的重要性,例如在延遲發放三糧的「問題」上,要耐心對街坊說:「遲啲俾返你啦,其實不是無得出。」

蘇浩認為電視播出人力拉布是事實,更事實就是需要去「解話」:「你無得避,至少要有人落地區接觸市民,講返為何要拉布來對抗制度的不公。」蘇又認為泛民同路人其實普遍認同,現時很難突破樽頸位,泛民在地區的形勢只會愈來愈「縮」:「可以預見的是建制會拿到更多席位,泛民最後剩下很少區議員。」他又認為有不少泛民中人看不起地區工作,因為政治效益相對較少,而且應多講理念性的工作。蘇浩更認為,有些泛民立法會議員根本不需要樁腳,只需要政治明星。

談到自雨傘運動後,不少組織都強調要「傘落社區」,回到社區深耕細作。他表示自己算是「半個過來人」,落區至少要認識到街坊先,不是擺街站就當「做咗野」。他表示,在11年時向街坊派花的過程仍歷歷在目:「自己叫貨van、插旗、同著哂西裝搬上搬落,真係成個傻仔咁。」不過他認為,佔領期間的團體有少少實戰基礎,會相對有經驗。但他對形勢評估始終暗淡,民主派在佔領後都是悲觀,市民在佔領運動整體上對泛民都是扣分,加上否決政改對區會選戰沒太大影響,都是捱打。

12222IMG_2740

「票債票償行動」催化了民主派的世代交替

四年過去,新一屆區議會選舉將至。人民力量4年前提出「票債票償行動」,當時派出62人出選,在區議會選舉中重點狙擊民主黨及民協。他回想過來,當時人民力量中曾有人看好會成功,甚至認為應該會有人「覺醒」。但他自己則從沒想過贏:「當時的傘落社區,人力被批評為係鬼,係共產黨派嚟,現在的傘兵則無人說他們是鬼。」

蘇浩當時出選中西區,對手是民主黨的許智峯。他笑言當時的建制派對手還對他笑容滿面,彷彿槍口一致對外。蘇認為要有政績才能令街坊信任你,因為當時有街坊對他表示:「這些舊樓都是甘乃威和鄭麗琼等人成立的,他們叫我們支持民主,幫了我們很多。」

他認為雖然得票不似預期,但總算令人有「質疑」及「監察」主流民主派的「理念」:「如果你唔郁佢,真係可能坐多十年,啲乳鴿其實自己都知。」「票債票償行動」亦成功催化了民主派的世代交替及改革:「懲罰是人力的口號,但成功令他們都激咗,會把他們的慢幾魄加快。」

12222IMG_2748

圖:多名「開始做野」地區人士包括「俊綉匯聚主席」莫繡安

落區其實係做孝子

「票債票償行動」最後鍛羽而歸,及後黃毓民退出人民力量,袁彌明其後接任主席。訪問中多次提到「袁彌明」,蘇浩認為袁是中產,但都繼續自掏腰包,做地區工作。蘇浩指,2013年時海怡西補選,袁得票高過「泛民大佬」單仲偕。該次補選令人力上下有新看法,應該要做落去。「落區其實就係要做孝子,被人鬧到可以感動到人。」

蘇不諱言,人力在分裂後的路線不太清晰,尤其在意識形態上,到底應繼續做抗爭形的組織還是兼顧更多範疇如地區工作的政團。他自嘲說傳媒常常「咩都入人力數」:「本土派係人力」,「踢匧又係人力」。但他有時候也反問自己:「街坊是否已打破心魔?區議會內真係需要人力?」

12222IMG_2760

圖:都善選區包括公屋善明邨

從來都不是主流

民陣召集人陳倩瑩和他都是港台同期政壇新秀訓練班同學,他笑言自己從來都不是主流,和陳的「社運路」有不同的分別。蘇浩曾加入社民連,他笑言在社民連時因為常常聽網台,圈內有甚麼風吹草動都會「略知一二」。後來亦出走離開社民連,但他不是直接「過底」人力。他強調自己不是另起爐灶,而是有點心灰意冷。

2011年區議會選舉後,蘇浩成為香港人網的制作助理,及後更當上主持。後來陳志全成功在立法會搶灘,蘇浩成了其議員助理。來年即將三十而立,蘇浩笑言,自己是人民力量的行政主任。傳媒每逢有「人力」相關的議題時都找他。「第二梯隊係我,回應又係我。」他自言「原本沒想過踩入泥濘中」,在佔領運動期間曾被捕,有任職投資銀行的朋友對他說:「點呀,被人拉咗未?」。目前是人民力量執委的蘇浩自言,搞社運是無怨無悔,而且「仲舒服」:至少各人都相對志同道合。「哈哈,雖然會分裂,但目標及理念都是對準政權。」

他表示常常問人力支持者:「是否真的放棄地區?放棄區議會?如果係便做少好多野。」因為做地區則需要較多耐性,他形容街坊食幾家茶禮是正常事,所以如何留得住該人是最難,加上泛民及傘兵在資源上都給建制都比下去。他再三強調,蛇齋餅糭一定要做,因為是手段去接觸街坊,從而慢慢改變他們的想法。「錯的其實是只做蛇齋餅糭,但不加予其他想法。」

12222IMG_2767

圖:都善選區包括私人屋苑都會駅

將軍澳規劃欠人性化

談到都善當前的情況,蘇批評將軍澳的規劃不人性化。他認為將軍澳人口愈來愈多,但交通問題卻無日無之,而且將軍澳的規劃欠佳。他觀察指,不少區內長者的生活圈子只能停留商場,將軍澳「無街之城」的設計令長者缺乏「社區生活」;而近日落成的調景嶺體育館,長玩太極也不可以。都善選區包括善明邨及私人屋苑都會駅,而有意在同區積極考慮出選的包括101動力的孫栢文、莫繡安及專業力量的陳勇志。

區議會都應該拉布

蘇浩認為,地區行政應該重返市政局年代,用整個「區」作代表才健康,不是只服務兩棟樓就可以贏。他強調區議員更不是只做村長保長。「區議會的氣氛其實比立法會更惡劣,沒有鎂光燈,建制派又多。」他認為區議會可以多和立會連結,民主派亦不應「焗」在一個細區。他強調,其實區議會都可以拉布,如社區重點項目計劃,至少要拉到令人反思工程是否「建得其所」。

註:上述乃區選目前形勢,未有人正式宣佈參選。

廣告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8841779031775169"
data-ad-slot="95932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