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做個有格的賤人

做個有格的賤人
廣告

廣告

圖: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Undergrad, H.K.U.S.U. Instant News Facebook Page

若干年前,經過屋邨公園,見有兩幫師奶因為誰的兒子應先瀡滑梯而破口大罵,你一言我一語,電光火石之間其中一名師奶忽然大喊「哎呀!」然後倒地,還附上一下碌地沙。確是奇觀,自此我明白,不要和潑婦爭執,不能贏的,沒有腦袋的人,沒有能力作理性討論,唯有出此無賴招去抹黑和甩身。

一如韋小寶,打架時他會駛出咬人,向敵人撒石灰粉這些陰招,成不了大俠,但韋小寶的娘親是麗春院的媽媽生,目不識丁,自小在妓院長大,接觸的都是酒囊飯袋,流氓駛出下三濫招數是當然的。

但是,身為一個在社會上有地位的人,堂堂一個大學教授,肝臟專家,拯救過不知多少性命,受人敬重的醫生,有頭有面,有名有姓,想不到也會駛出下三濫的手段去陷人於不義,嘆為觀止。

究要多陰險才會在大庭廣眾不顧身份倒在地上,然後指控別人把他踢跌?學生不對,可以義正詞嚴罵他們不守規矩、沒有禮貌,擾亂委員會秩序,把他們記名、停課、踢出校,但不要用這些低級手段去捏造事實,製造話題,把學生說成「紅衛兵」。

就算真的有人出李三腳踢他,倒地不難,但只要還有能力站起來,怎麼不會先站起來?一隻腳傷了,還有另一隻腳,大人大姐躺在地上很好看嗎?其後,看巡邏影片,醫生跌倒前,面部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反而見到他咀角有一線笑意。

做人不能那麼不公道,但偏偏這個社會就是愈來愈不公道,我們已見慣了霸權、權貴如何在社會上橫行,他們有財有勢、隻手遮天,蟻民又如何能反抗?遭受霸權欺壓,大家已經習慣,但請用切合身份的方法來對付我們,不要丟了權貴的架,不要枉費讀了那麼年的書,做一個賤人也要做一個有格的賤人,做一個敗類都要做一個斯文敗類,才對得住祖宗十八代。

南方舞廳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