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為何把李國章輕輕放過?

為何把李國章輕輕放過?
廣告

廣告

7月28日,正值暑假,迎新活動未至,香港大學校園理應一片寧謐。偏偏一個「等埋首副」的決定,令一眾港大學生,甚至畢業多年的舊生都義憤填膺。逾百人齊集港大鈕魯詩樓,學生留守十樓會議室門外,舊生在樓下,目標一致,便是要圍堵校委,重光港大。那夜港大,堅持「等埋首副」的校委會、猶如被架空的校長、中大人干涉港大事又態度傲慢的李國章、無計可捨唯有出此下策的學生,還有聲稱被襲受傷的盧寵茂醫生,在一眾傳媒面前上演了一場逾7小時的鬧劇。

港大學生會昨晚發公開信,說他們失敗了,無法以雙手扭轉頹勢,無法以行動重光港大。「等待首副」的荒謬原委其實在會議開始之前已經注定不倒,學生們就是深明這個道理才一早已計劃衝進會議廳。副校長事件曠持日久,已成為社會各界的焦點,港大一眾新人舊人均以不同方式,嘗試抗衡制度暴力,可惜徒然。

就如馮敬恩在開會之前回應傳媒質問行動成效,說不能以必然失敗的結果論就否決進行抗爭,但辛苦進入會場後又何以輕輕放過李國章等人?進入會場後又明顯沒有規劃,學生分散各處,激動指罵李國章,在大台的角度下學生被塑造成暴徒。其實學生進場有系統一點,有人負責堵住出口,有人負責叫口號,要校委一干人等留低對話,既在傳媒前有風度,有組織有計劃絕非流珉,又可以避免群龍無首的混亂局面。見今日制度暴力仍舊橫行港大,實在是痛心疾首。盧寵茂出下策,「插水」離場無可奈可,但安然坐在椅子上的李國章,憑他一句「虐老」、「禁錮」、「我唔願意」,學生就退了,是為失敗。校委會高高在上,連校長都彷彿無權,下了的決定就如要推翻聖旨般不可能。學生明知不可為而為止,是垂死掙扎但仍必須。可學生沒有破斧沉舟的決心,放走了李國章和其他校委的談判根本不可能有成果,還能得到梁智鴻承諾「等埋八月就唔等」的承諾已是驚喜。

不過失敗乃成功之母,筆者剛從港大畢業,見證港大向來是染紅統戰之地,幾乎每年學生都要不斷抗爭,苦苦抗紅。港大素來傾向建制,尖子們只顧學業,暑假不是做實習就是去旅行。在這個理應水靜鵝飛的七月,港大學生會竟然可以號召逾百學生,圍堵校委逾五小時,最後還不顧被學校處分的可能性都要衝進會議廳要求對話,就憑此事,港大學生會應記一功。既然和平理性的方式都不管用,學生會不如以此事作教訓,以後好好計劃怎樣抗爭,凡事都要計好下一步。學生會又以群眾運動定性今次行動,「雨傘革命」教訓我們群龍不可以無首,就算群眾運動,都必須有組織,有計劃方可成事。副校事件仍未成功,學生仍需努力,以後恐怕只會有更多不公義的事在港大發生。「團結一致,獨立自主」,港大的尊嚴,光復港大,靠你們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