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暴興暴衰的西班牙帝國

廣告
暴興暴衰的西班牙帝國

廣告

在中世紀時代中,西班牙對歐洲歷史的影響其實甚微。究其原因,由於該國地處歐洲邊陲,加上有庇里尼斯山脈橫亘北境,故與歐洲諸國隔離。此外,自8世紀初,西班牙被來摩爾人﹝the Moors﹞——北非的伊斯蘭教徒——統治﹝註︰摩爾人多為散居北非的柏柏爾人﹙the Berbers﹚——咸相信他們是古代的努米底亞人﹙the Numidians﹚的後裔。8世紀時,因阿拉伯人征服北非,他們歸信伊斯蘭教,並隨阿拉伯人渡海征服西班牙﹞,長期與信奉基督教的歐洲諸國敵對,自影響西班牙與歐洲諸國的交流。事實上,所謂「西班牙」,直至15世紀時,仍不過一地理名詞而已﹝註︰「西班牙」﹙Hispania﹚仍腓尼基人對當地之稱呼,後來羅馬人襲用此名稱,而希臘人則稱「伊比利亞」﹙Iberia﹚,阿拉伯人及摩爾人稱「安達盧斯」﹙Al-Andalus﹚﹞。半島上,列國林立,除摩爾人建立的政權外,西北部殘存若干基督教諸國,伺機反攻。至15世紀初,摩爾人的勢力已衰退、瑟縮至南端的格拉那達﹝Granada﹞。1469年,亞拉岡﹝Aragon,領土包括今日加泰羅尼亞﹞的斐迪南﹝Ferdinand,繼位後稱「斐迪南二世」﹞及卡斯提爾﹝Castile,今西班牙中部﹙註︰所謂「西班牙語」,即卡斯提爾語﹚的伊莎貝拉﹝Isabella,繼位後稱「伊莎貝拉一世」﹞共結秦晉。後二人分別於1479年及1474年入繼大統,合二國之力,成為西班牙最具實力的國家﹝註︰一般以1479年為現代西班牙立國之始﹞。為了凝聚人民的向心力,且誓逐摩爾人/伊斯蘭勢力出西班牙,卡斯提爾.亞拉岡於1481-1492年間征服格拉那達。後斐迪南於1512年收取位於西北的那瓦﹝Navarre,領土包括今巴斯克地區﹙Basque Country﹚﹞。從此確立今西班牙之疆界。至斐迪南及伊莎貝拉之外孫查理五世﹝Charles V,西班牙稱「查理一世」﹙Carlos I﹚,在位期間1516-1556﹞及其子腓力二世﹝Philip II,在位期間1556-1598﹞之經營,西班牙漸形成統一的「民族國家」﹝nation-state﹞。
自於1492年征服格拉那達後,西班牙急促冒起,於15-17世紀期間稱雄於歐洲,至17世紀中葉始衰落﹝按︰其實自16世紀末已開始中衰﹞。西班牙之衰落,在歐洲歷史上是一個頗有趣的課程,即使至21世紀,其經驗仍值得今人所借鏡。
西班牙之所以能於15世紀暴起,地理因素是原因之一。如前所述,該國位於歐洲邊陲,瀕臨大西洋。過去礙於地理知識所限,西班牙被視為地極所在、世界盡頭。然而,隨着統治希臘的拜占庭帝國﹝Byzantine Empire﹞——即東羅馬帝國——的衰落﹝註︰拜占庭帝國於1453年為鄂圖曼土耳其帝國﹙Ottoman Empire﹚所滅﹞,大量希臘學者逃亡至西歐;加上伊斯蘭學者的保存、翻譯;使古希臘及古羅馬的著作——包括托勒密﹝Claudius Ptolemy﹞在地理學的著述——在歐洲再度流傳,有助歐洲人對外地理知識增進。此外,受到馬可‧勃羅﹝Marco Polo﹞口述的《馬可‧勃羅遊記》﹝又稱「東方見聞錄」,The Travels of Marco Polo﹞的啟發,激發了歐洲人的冒險精神,向外探險,尋找傳說中的「黃金國」。亦因此,瀕臨大西洋的西班牙﹝及葡萄牙﹞,不再被視為世界盡頭,而是向外探險的踏腳石!
在此優勢下,意大利航海家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於1492年得西班牙王室支持,橫越大西洋,意外「發現」美洲大陸。哥倫布的「發現」,除讓西班牙得以開新航路先河,甚至亦得以壟斷殖民地之先機。而西班牙亦於1個世紀內建立一個由今加洲起,貫越中美洲,直迄阿根廷之龐大殖民帝國。當中西班牙人分別於1519年及1533年征服墨西哥及秘魯,並於當地發現大量貯藏的黃金。透過在美洲殖民地掠奪大量黃金,西班牙得以此為憑藉,成為當時歐洲最強大的國家!
自斐迪南及伊莎貝拉的時代始,歷代西班牙的王室推行堅強的中央集權制。透過建立國家警察制度——徵募市民組成「聖保衞團」﹝Santa Hermandad﹞、削奪由封建貴族組成的王家議會﹝Cortes﹞及宗教法庭﹝the Inquisition﹞,西班牙王室成功壓制封建貴族的非法妄為,建立一個強而有力的中央政府。而在15-16世紀期間,西班牙是少數高度集權的歐洲國家之一,在其他國家尚苦於因封建制度帶來的雜亂無章時,社會秩序相對穩定的西班牙自然得以對外擴張!
此外,由於西班牙過去一直從事對摩爾人的戰爭,從中累積大量經驗,發展出新式的「西班牙方陣」﹝tercio或Spanish Square﹞戰術。自征服格拉那達始,西班牙已建立一支由專業的國家軍隊,這支軍隊主要由新式步兵——火熗兵﹝musketeers﹞及長矛兵﹝pikemen﹞——組成長方形的隊形,集中在中央位置;由野戰砲兵列在最前線;騎兵則列在後方或兩翼,用作狙擊﹝而非衝鋒﹞。會戰時,使用平行凡戰鬥序列,井井有條。由於當時不少歐洲國家——尤其是意大利諸城邦——的是以僱傭兵組成的烏合之眾﹝註︰15-16世紀時的僱傭兵多是由領袖臨時招募,為價高者服務,一旦被俘或約滿,可調換至敵方吃糧。其中典型的例子為華侖斯坦﹙Albrecht von Wallenstein﹚,他於三十年戰爭﹙1618-1648﹚招募了一支大軍,為神聖羅馬皇帝斐迪南二世服務,撲滅日耳曼﹙德國﹚境內的新教勢力﹙Protestants﹚﹞,不能與西班牙軍匹敵!
然而,西班牙何以於17世紀衰落?不少學者分析沒落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為財富來得太易,卻又不好好利用,但知用於無謂的戰爭而白白耗費!自查理五世時代始,西班牙因政治及宗教原因,先後一直與法國、土耳其、英格蘭、荷蘭、瑞典及日耳曼的新教徒等勢力交戰,其中大者包括︰岡布萊戰爭﹝War of the League of Cognacy,1526-1530﹞、八十年戰爭/荷蘭獨立戰爭﹝1568-1648﹞、英西戰爭﹝1585-1604﹞、三十年戰爭及法西戰爭﹝1635-1659﹞等!在諸戰爭中,尤以三十年戰爭及法西戰爭對西班牙影響至鉅︰西班牙為撲滅歐洲的新教及支援奧地利﹝註︰1516-1700期間,西班牙及奧地利的王室同屬哈堡斯堡家族﹙House of Hapsburg﹚,此家族雖於1556年分為奧地利系及西班牙系兩支脈,但一直維持緊密聯繫,包括堂表通婚。另奧地利一脈自1438年便世代領有神聖羅馬帝國帝位﹞,參戰三十年戰爭。至戰爭結束,西班牙仍繼續與支持新教徒的法國單獨作戰至1659年,最終令西班牙元氣大傷,從此優勢不再!
此外,西班牙人之財富,全因來自從殖民地巧取豪奪,因而令其性喜冒險,不喜工商業發展。易言之,其暴富根本無助該國的經濟發展。反而,更因恃財多富足,浪擲金錢從國外輸入奢侈品,造成大量財富外流於英格蘭及荷蘭等國。再加上年年征戰,國內賦稅繁多,窒礙本土的工商業發展!
然而,正因西班牙的財源依賴來自毫奪美洲殖民地的黃金,忽視工商業發展,一旦當地金源枯竭,收入便無以為繼。
由於西班牙人歷經8個世紀時間,才徹底逐伊斯蘭勢力出國土,逐漸形西班牙人之偏狹宗教、種族觀。西班牙的王室,以至人民視國家為 神的工具,誓捍天主教信仰,敵視新教!此情況,尤以查理五世及腓力二世時代﹝1516-1598﹞最為顯著︰父子二人與西班牙人一樣,持守嚴格的天主教信義,但查理五世因身兼神聖羅馬皇帝﹝在位期間1520-1556﹞,畢竟不能徹底貫徹此任務;惟腓力二世僅為西班牙國王,且於該國土生土長,其思想自較其父偏激、狹隘﹝註︰查理五世生於今比利時﹞!流弊所至,除因宗教原因,參與撲滅新教的戰爭外,並於國內迫害、放逐善於營商的猶太及摩爾臣民,無形中扼殺經濟發展!加上,腓力二世偏狹的政策激起信奉新教的荷蘭人於1568年發動反西班牙的叛亂﹝註︰荷蘭於1516年成為西班牙領土﹞,導致長達80年的荷蘭獨立戰爭,結果令西班牙日漸枯竭的財源雪上加霜!
專制的王權固令西班牙為一統一的國家。但該國畢竟是一個「聯合」﹝union﹞國家,然而卡斯提爾人享有極大優勢,久為加泰羅尼亞人及葡萄牙人不滿﹝註︰西班牙曾於1581-1640年間合併葡萄牙﹞,結果導致加泰羅尼亞人及葡萄牙人的反抗——卡斯提爾人及加泰羅尼亞人至今仍水火不容!此外,權力高度集中,亦窒礙行政︰以腓力二世為例,由於腓力事必躬親,以至「事無鉅細,日理萬幾」,然而其勤反足以害事,蓋使「行政滯緩,貽誤事機」!
最後,西班牙之軍事力量衰退,亦造成其衰落的原因之一。西班牙航海技術自16世紀開始落伍,無敵艦隊﹝the Armada﹞的失敗更是充份證明。1588年,腓力二世為制止英格蘭支援荷蘭的叛亂及支持英格蘭的天主教徒,逐組成無敵艦隊遠征——其規模之大,史所罕見!惟西班牙的艦隻笨重——猶如一座堡壘,加上戰術上仍依賴傳統的登船作肉搏戰﹝反之,英格蘭的艦隻輕便,且艦上火砲可作長距離射擊﹞,結果鎩羽而歸,損失慘重!而西班牙有時甚至需依賴外國商船從美洲殖民地運載黃金回國,加上英格蘭及荷蘭海盜不時攔截劫掠,令稅收受到打擊。另一方面,西班牙的「方陣」戰術雖稱雄一時——甚至一度為各國所仿傚,但因行動遲緩,遇上機動性較高的敵人,便處於下風!三十年戰爭期間,西班牙軍在初期雖享有優勢,然而後期一旦面對着機動性較高的瑞典軍,其笨重的戰術便處於漸處於劣勢。最後於1643年,羅克哇一役﹝Battle of Rocroi﹞,為法軍——瑞典盟友——所敗!此戰亦標誌西班牙的軍事權力衰落,從此為法國的軍事權力取而代之﹝至1870年﹞!
西班牙於15-17世紀期間為歐洲的首要國家。然而,因其偏狹的宗教、種族觀及落伍的經濟政策致令該國衰落!由於日漸無力保衞其帝國,至17世紀末,其殖民帝國逐成為英、法、荷爭奪瓜分的對像!

註︰
有論者認為,在經濟學上,「西班牙經驗」仍為現今各國借鏡,蓋因國家財富來得太容易,結果不好好善用——部份甚至但知浪擲金錢於奢侈品,終重蹈西班牙之覆轍!
最顯著的例子,便是太平洋小國諾魯﹙Nauru﹚!該國經濟一直依賴向國外輸出磷礦——國民甚至因此不用工作,然而自1990年代,礦藏日漸枯竭,令遂國之日後經濟發展不知何去何從﹝按︰諾魯為換取澳洲的經濟援助,不惜建立拘留所為澳洲處理進入該國非法難民作為回報﹞?
而中東小國阿聯酋向依賴對外輸出「烏金」﹝black gold﹞——石油——致富﹝筆者在美國留學時,據來自阿聯酋的同學所述,該國政府甚至連出外留學的學生的學費也負擔﹞,但近來積極發展金融及旅遊業,似已預視「烏金」終不能久持,須有防石油業沒落之不時之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