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揸碌棍嚟愛撫 用個胸嚟襲警 香港終於回歸

揸碌棍嚟愛撫 用個胸嚟襲警 香港終於回歸
廣告

廣告

Hello Wong; Timeline Photo (My favourite comic artist)

區家麟曾經說過, 時事博客就是要評論荒謬,然而現在的世度,卻會令人陷入審謬疲勞: 荒謬的事情太多,會漸漸令人麻木不覺。

荒謬與廉恥是互為一體的, 愈沒有廉恥,荒謬的情況便愈多。譬如說在香港沒有人會想打尖,因為被其他人面斥會很難看,打尖的人會覺得羞恥。於是,有些事,不是做不到,只是不屑去做:「嘩好肉酸啫!」「嘩知唔知醜呀?」 一個醜字,定下了良知的最低限線。

然而,當一個人對自己的惡行完全不感到羞恥,那麼再荒謬的事情也可以發生。以前男人打女人, 不管理由多麼充分,都會落得「恃強凌弱」,「有失斯文」,「有欠風度」的劣評, 是以為「好男不與女鬥」,男人都不齒於混入這種拉扯。 但是現在,「堂堂警察」,聲稱示威者「用個胸嚟襲警」 這一種說話都敢說得出,律政司連這一種罪狀都夠膽控告, 法官連這一條罪名都敢判刑,這還有什麼常理可言? 當中牽涉的法務人員還算得上有什麼廉恥?

在那一河之隔的所謂「祖國」,執法機構和司法部門,為了服務政權從來都不顧廉恥,欲加之罪從來不患無辭。先抓人,再入罪更是常識。九七之後, 香港的警察和司法部門終於毫不忌諱地和中國法制看齊。是的,既然可以揸碌棍嚟愛撫,用個胸嚟襲警,那麼以後警察聲稱被女人屁股強姦,再控告女亊主不誠實使用陰道也應該為時不遠。

在女示威者被控以胸部襲警判刑三個半月的今天, 其實可以同時慶祝香港全面勝利回歸,從此警察可以更寡廉鮮恥,無惡不作,反正墮落並沒有底線。而香港人要再相信龍門任擺的法律,也會更是困難。難得被胸部襲擊的豆腐警員可以活得毫無羞恥之心,只可憐外電報導這則新聞的標題“Hong Kong Protestor Convicted Of Assaulting Police Officer With Her Breast”*, 卻把整個香港一起拉進無恥下流賤格的地獄深淵,同步柒出國際。

P.S. 始終難免想起幾年前寫過有關法官放生包致剛姪女Amina的案件。那時烈女一巴車過去,大家都笑那警察女人一巴都捱不過,豈料現在更豆腐得被胸撞到瘀皮。Well well,五年之差,你可想而知。

放生包姪女,又如何?

「我認為放生Amina,一點問題都沒有!問題在於,既然今次可以放過Amina,拜託以後所謂襲警罪就該好好從寬。堂堂紀律部隊,被推一下,被大喝一聲就倒地送院,這又成何體統?在肢體衝突乃家常便飯的社運活動中,我建議警方應該放棄陰濕地向社運人士動輒控以襲警,對著那些白臉書生,應該像法官說的一樣給予更生的機會嘛。」

The Huffington Post: Hong Kong Protestor Convicted Of Assaulting Police Officer With Her Breas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