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試圖為台灣公民社會的能動性留下記錄,讓公民社會的多元聲音被聽到,我們是「資料庫」,也是「另類媒體」。 http://www.civilmedia.tw/ http://www.peopo.org/civilmedia 網誌

國際

師生為何反課綱?一場現在進行式的時事思辨

師生為何反課綱?一場現在進行式的時事思辨
廣告

廣告

文/周威同(台東女中公民與社會科教師)

我一走進教室,恭旻立刻舉手發問:「老師,我們學校今年高一學弟妹的歷史科與公民科要選用新版、還是舊版教科書?」

「喔!妳怎麼會這麼關心這個議題?」我問。

「從五月份開始,臉書就有很多人成立反黑箱課綱聯盟在討論這個議題啊,而且我妹妹今年就要進東女,我不希望她只接受單一的史觀、被新版教科書洗腦啊!」恭旻理直氣壯的回答。

「拜託,我們不要討論這種政治議題好不好?」舜敏毫不客氣地大聲說。

班上頓時陷入一陣沉默。

尤其在女校教書,這是常有的現象,同學似乎不太願意對公共議題表示意見,之前上課提到苗栗大埔案、美麗灣事件、甚至是反核廢的議題,都不太能夠得到同學的回應。

「從去年2月5日開始我組織「公民教師行動聯盟」到教育部前陳情,就是希望能在部長正式核定公告「微調課綱案」生效前,能夠和基層教師展開對話,針對三項違反程序正義的項目予以釐清:第一、辦理公聽會時間過於倉促,多數老師根本無法參與、表達多元意見。第二、課綱檢核小組成員欠缺合法性與專業性。第三、高中職分組會議的表決結果與紀錄真相尚未明朗(今年此案經高等行政法院一審判定教育部敗訴)。因此,我們呼籲蔣偉寧部長能夠懸崖勒馬、暫緩公告課綱。遺憾的是,教育部竟趕在開學前一日2/10晚間連夜公告。據此,104學年度高一的教科書,就必須根據新課綱來編寫,原有的教科書都必須加以修改,以符合『憲法』的用語。」既然有同學提問,我簡單向他們解釋。

「那麼,你們覺得課綱微調的決策過程,跟政治有沒有關係呢?」我繼續追問。

「當然跟政治有關囉,決策過程的不透明、資訊沒有充分揭露,就是大家質疑教育部黑箱之所在。可是他們的回答,實在令人難以信服耶。例如,我看了新竹中學學生在網路的懶人包,裡面特別把高等行政法院認定教育部敗訴的理由,條列得非常清楚呢,真是太強了!」恭旻回答。

「喔,是嗎?」

「教育部主張『記名投票單』內容有委員姓名等個人資料,必須加以保護才不會讓委員受到威脅,因此依據《政府資訊公開法》而拒絕人民團體的申請閱覽。但法官認為教育是百年大計,尤其課綱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況且《政府資訊公開法》真正的精神是要求行政機關要主動提供資料,限制才是例外,遇到更優越之公共利益,政府必須必須適度退讓。」

恭旻一口氣不斷地說了這麼多,還讓我真是訝異!她果然是有做功課的。

「當然,除了這個理由之外,審判長在結論時也提到,公開會議紀錄及記名投票單等資訊,才能使社會大眾確實檢視該審議過程是否符合法律正當程序,審議結果是否合法公正,不會因資訊不足而私下猜疑、誤解,造成對政府機關作業的不信任,這才有助於增進公共利益。」我接著補充。

「老師,法官的意思是不是說,人民既然認為課綱微調過程充滿政治的黑箱,那麼政府就應該大大方方地公佈真相,也可以化解社會對立嗎?」舜敏有如大夢初醒般,突然舉手發言。

「沒錯,完全正確!」

恭旻又問:「那個,這個新課綱早已公告生效一年多了!現在這樣算是違法嗎?為什麼最近又會成為輿論焦點呢?」

「教育部認定程序雖有瑕疵,但是內容並不違法,因此他們決定上訴到最高行政法院。而五月份各高中開始要選課本,有些公民、歷史老師開始在學校談論這些議題,才慢慢引起學生關注,他們自發性地學校在研究課綱制定的相關資料,去釐清國家教育研究院、課程發展委員會、課程審議委員會彼此之間的關係。從中發覺除了程序之外,更有內容上的謬誤,特別是新課綱強調單一的史觀,與原本強調讓史料說話、多元觀點並陳的論述方式完全不同,因而引發學生的不滿,各校紛紛辦理「反黑箱、反洗腦」課綱的說明會,讓更多的同學知道。說實在的,這些發展也是我們意料之外。」

「那妳們覺得學生反課綱聯盟為什麼要升高抗爭層次呢?」我問。

「其實,教育部在處理高中生串連反課綱的態度十分不妥。首先,教育部新聞稿一再呼籲學生要理性、願意用最大的誠意持續溝通。不料在台中一中的說明會上,部長根本避重就輕、完全沒有回答學生對程序不正義的質疑,大人的說法完全不能夠說服我們。然後就無預警地取消後面三場的座談會,這點讓學生非常不滿。」恭旻面有慍色地說。

「對啊!教育部現在提出三點回應,1.新舊版教科書並行。2.有爭議的內容不考。3.對於史觀不同的部份予以尊重,呼籲大家一起寫教科書。希望能夠化解這場爭議,但這樣真的能夠平息學生的憤怒嗎?」我又問。

「我看很難吧!學生除了在國教署台北辦公室和警衛發生推擠、也有人向教育部噴漆被警方逮捕。不是聽說7月22日還要包圍教育部、要求撤銷新課綱。這種激烈的抗爭手法,只會讓社會大眾反感,更加認定有特定政黨在煽動學生吧!我不贊成這種挑戰公權力的行為,況且他們都還未成年,是會讓父母親連帶受到處分的。」舜敏說。

「各位同學,妳們同意舜敏的看法嗎?」班上氣氛再度陷入一片凝重與死寂。

恭旻問:「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呢?學校到底選了新版本?還是舊版本?」

「先前教育部發公文到學校,要求校方『應』選用新版教科書以免影響學生考試權益。當然,有些老師礙於這份公文的壓力、又擔心家長有意見、或者有其他考慮等等。據我所知,經過開會決定之後,歷史與公民科都是採用新版本的教科書。不過,我會另外自編補充教材,向高一同學說明新舊版本的差異。教師本來就應該要有發展教材的能力,這才是專業的表現。課綱、課本都是死的,老師要如何詮釋知識的內容、引導學生思考各種衝突的情境,經由自己的判斷來選擇你所願意相信的知識或是價值,這才是王道!。」

「而教育部或贊成新課綱的其他人士,動輒扣學生的帽子、宣稱反課綱的學生們是紅衛兵、是受到特定政黨的煽動或洗腦,其實這種抹黑手法都無助於彼此的理性討論與對話。從邏輯上來判斷,當他們這樣指責別人的時候,自己不也是基於某種意識型態嗎?」

「最重要的是,沒有一個人會長期成為某種意識形態的囚徒。有一天,他會自己爬出洞穴,看見外面那個真實的、彩色的世界。教育的意義,就是在鼓勵大家走出教室、到街頭去上公民課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