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社運

關於「胸襲案」

關於「胸襲案」
廣告

廣告

雖然我對過度評論「胸襲案」有保留,不想輿論對法庭構成壓力,尤其當律政司不斷把證據不足的案件推上法庭,令法官疲於奔命之時。然而,若把七警、朱經偉、多宗警察在庭上改口供的案件放在一起,你便不能不對這荒謬的狀況憂慮和氣憤﹗

只要警察一天不把案件送上法庭,又或律政司不提起訴,法庭便被架空。而原來強調「獨立」的監警會根本是無牙老虎,獲大比數通過的裁決,投訴警察課又可以不接受,然後便由特首而非法官定調。即使上到法庭,又不知會出現如何反智的結論。「慈母」在庭上給完假口供,更可以大搖大擺的離開法院,繼續薪高糧準,用「手臂的延伸」去親切關懷示威者。

但我仍選擇相信法庭,香港的最後堡壘。既然當事人即將上訴,我們還得靜心等待結果。在場外,我們繼續聲援、討論,以豐富市民法律知識、反思現有制度之不足,並團結公民社會的力量去抗衡國家機器。「自己香港自己救」,當「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機制日漸崩壞,蟻民無可奈何,主動反擊不公義的事情,已屬應有之義。唯一不能做的,是藐視法庭,甚至騷擾陳碧橋,以免惹來「輸打贏要」的口實,並影響法院獨立性。就當兩害取其輕。

自由寫作人胡世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