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政經

擺明知識和階級歧視鍾樹根及鄭耀棠,吹咩?

擺明知識和階級歧視鍾樹根及鄭耀棠,吹咩?
廣告

廣告

我發覺自己原來也是崇優的,因為在目下全城爭議的港大風波中,有兩個賤種的發言特別令我光火,其一是不學無術、目不識丁、語文(中英俱是,英語特差,與文盲無異)學識小學程度也不如的垃圾會議員鍾樹根,其二就是出身卑下教育水平有限英文肯定不通的騎在工人階級頭上扮代表的工賊鄭耀棠。兩人分別譴責所謂學生衝入校委會會議場地,發信要求大學校長嚴肅處理和追究學生,以及呼籲警方主動調查是否有人「非法禁錮」校委。

以鍾樹根的個人質素,可以當選垃圾會議員(亦因為這類垃圾當選,立法會才淪為垃圾會),已屬社會不幸,還要以垃圾會議員身份出任港大校董,更是對港大的侮辱和嚴重損害校譽;在全球大學排名評級上,單此已經拉低港大的級數。倘若世界級學者有知,這類低智文盲可以對校政指指點點,一定會拒絕來港大任教,以免自貶身價。港人校董仝人,要是有基本自尊和自重,應該要求取消鍾樹根一類垃圾的校董資格,否則便應效法袁國勇君子有所不為、恥與為伍的做法,集體辭任,拒絕同流合污,至少可以明哲保身。

對於鄭耀棠一類對工運不單毫無建樹且長期出賣工人階級利益的工賊,我從不尊重,更十分鄙視。作為政治花瓶,他置身行政會議,本身已經是對其他所謂精英(包括一些也曾被視為開明的賢達如胡紅玉、林煥光之流)的羞辱,因為人們很難想像跟一個讀書有限、學識欠奉、文件(尤其是英文)也看不懂的廢物討論關乎全港市民福祉各項政策,會有什麼得着和實際意義。當然,加入689政權已是低智的表現,與豬兜為伍,平起平坐,可說是自取其辱的活該。

是的,我最討厭低智,對愚蠢缺乏包容,擺明知識和階級歧視鍾樹根及鄭耀棠。吹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