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書生百用

書生百用。有趣、有用、有深度,是這裡的宗旨。在繁忙的生活中,陪你一起輕輕鬆鬆讀點書。 網誌

國際

反黑箱課綱學生的自殺

反黑箱課綱學生的自殺
廣告

廣告

台灣的朋友,一個學生的死亡,無疑令人惋惜。

但把他的死與運動連結起來,繼續發酵下去,讓情緒擴大下去,無論這是否逝者的意願,也是錯誤的。

他的死不應該影響到人們對運動的判決,一是因為這種行為不應被鼓勵,二是假如死的是撐課綱的人物,難道我們也因而改變立場?

對於第一點,我想起西藏的自焚高僧。每次我讀到這些自焚的文章與相片,就會為現實的殘酷與生命感到無奈,他們大多是走上絕境,不是被政權迫害到走投無路,就是為了阻止戰爭,才以生命喚醒人的良知,企圖拯救更多生命。但反課綱真的令人去到如此絕境,要以一個生命來作籌碼嗎?我實在不敢苟同,今次事件,要喚醒更多人注意的方法還是有很多,仍不需要去到這個地步。假如我們真的要談意義,逝者喚醒的合該是讓我們關注仍在生者,即反課綱學生承受的壓力。

這番話看起來很冷血。但假如換成死的是支持課綱的人,我們到底是想看到反課綱的支持者表達「該死」,還是「這也不足以改變我反課綱立場與態度」。如果是後者,那麼我們如今也應該如此。

「以死喚起大眾關注,大家還不站起來」與「以死相逼是錯誤」,你持哪個解讀,很有機會來自於你原本對反課綱的立場。但無論是哪種也好,既然不幸的事發生了,大家又更注意了,何以不更理性地公開討論與辯論一番。歷史教育是非常難處理的課題,在選擇支持或反課綱前,是否想過事情並不只有反或不反那麼簡單。

我心裡想著,假如能把事情看到不只那麼簡單,其實還有很多可能,也許今次悲劇不會發生。

打完這篇文後,在關鍵評論網看到逝者林冠華男友的發文,說得真好:

他是一個很成熟的人,他做這件事一定想了很久,一定有他的理由,那我們沒辦法去揣測他的理由是什麼,所以請大家正視他所提出的訴求,而不是他的死亡本身。我希望大家知道自己在反的是什麼。不是因為你認識大林(林冠華),或是認識我或是他的朋友或什麼,而反黑箱、而反這個課綱。

而是你要去了解,這個課綱到底在說什麼,你為什麼要反它,或者你為什麼要支持它,不是人云亦云,你說反我就反,你說不反我就不反,世界上沒有什麼是絕對對或錯,每個人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上做任何事情的。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去了解,這件事情背後所代表意義到底是什麼,謝謝。

但緊接下來很不幸地在臉書看到朱宥勳的發文,氣到快吐。學生運動不是強調自主判斷力或主體性嗎?什麼時候反課綱運動要利用、操作逝者的死亡,作為工具去擴大自己的聲勢?(有人說這是朱宥勳在嗆那些說反課綱政客在利用死者的人,但實質的效果卻是很多人接受他內文的思路與情緒。這就是所謂「公知」的智慧與作用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