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致李輝副教授:尊重院校自主 還我平靜校園 — 一名普通港大教育學院學生的心聲

致李輝副教授:尊重院校自主 還我平靜校園 — 一名普通港大教育學院學生的心聲
廣告

廣告

李輝副教授,在下過去四年就讀於香港大學文學院及教育學院,惜無緣被教授教化,過去亦未知原來教授跟在下份屬同一學院。今日有幸拜讀教授登在明報的肺腑之言,惜所言在下實在未能苟同。教授貴人善忘,大抵因為忙於教育理論以致疏於邏輯訓練,當晚又未能親臨現場才會失言。

在下當晚因工作關系一直在現場,未見教授身影,未明教授跟社會一眾人士為何定性學生為「暴力」。在下當晚眼見學生在校委會進場討論後一直安靜,至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帶領學生進入會場,學生亦不過一直呼叫口號,聲嘶力竭希望得到校委會面對學生,跟學生交待清楚遲遲不任命副校的原因。後來盧醫生跌倒,有不同影片力證學生早已讓路梁智鴻醫生及袁國勇醫生前來協助,又讓盧醫生離場。校委會成員張祺忠及袁國勇在電視節目上亦指出學生當晚早已讓路,粗言穢語阻塞通道的是非港大,正正就是教授所指的「街外人」。教授形容學生為紅衛兵,實在令在下不解,當年紅衛兵四處破壞,學生是次行動沒有衝擊,沒有令在場人士受傷,甚至沒有損毀校園一磚一瓦,敢問教授何以將學生中斷會議此等事與紅衛兵類比?李國章一對傳媒投訴學生「禁錮」、「虐老」,學生縱然不願,仍然說「Feel free, Arthur,但只要你願意,我們可以坐下好好對談。」李國章一句「我不願意」,傷透學生心,他拂袖離場自由自在,敢問何處暴力?敢問教授,何謂「暴力」?

教授又問「院校自主的真正主體是誰?是教授還是學生?那你們有沒有諮詢過教授們的意見?」教授所問的是偽命題,今日教授、學生、教職員都是院校自主的主體,當中不存互斥。在下未有接受正統邏輯訓練,未敢班門弄斧,但既然學生跟教授同是院校自主的主人,為何教授要將學生意見跟教授意見置於不能共容之地?學生今日就是有見於校委會漠視學生意見,曾經去信、聯署,最後無奈闖進會議廳。學生深明自己的權益應由自己去爭取,命運掌握在自己心中。教授們有意見,自當發聲,近日亦見有不少教授如張祺忠及郭新公開支持學生。教授為何有意見不發聲卻將責任推於學生,問學生為何沒有諮詢教授。學生會本來就是為學生發聲,他的會員對像是學生,情況就像港島東居民投訴港島西區議會沒有顧及他們利益,本來就是負責不同區,又怎可以混為一談呢?

教授直拆陳文敏教授在任法律學院院長時,沒有管理好法律學院,又言陳教授沒有博士學位,沒有真正的學術建樹,敢請教授多加論證。在教育學院四年,學院一直教導準教師們不可單以學生成績決定學生成就,教授今日要推翻此論說嗎?陳教授是資深大律師,曾經任職歐洲人權委員會達九年,專長於研究人權、憲制及行政法,更曾在香港及海外的期刊發表文章,備受學生尊重。教授又指責陳文敏帶頭鼓勵「佔中」,但事實去年出現佔中運動時,陳在美國賓夕凡尼亞大學出任客席教授,令人不解。

李教授你貴為知識分子,卻在此事上無限上綱,令人失望。「是否想拋棄港大現有管治架構?是否要放棄院校自主、教授治校?是否想由學生會來接管港大?」現有的管治架權不等於合理,傳統不代表是金科玉律,不合時宜的就應該要革新。今日學生正正就是眼見港英時期遺留「校監由行政長官擔任」的制度不合理,希望院校能自主於政治及特首干預,才要求改革校委會。今日教授認為陳文敏教授仍被廉政公署調查,不適合擔此大任,在下可以理解。但今日學生針對的並非必然要陳文敏教授當副校長,而是校委會的不合理,以「等埋首副」為由廷遲任命副校長。今日校長在位,校委會成員亦在,卻要「等埋副校」,實在不合理。既然無人有話語權,那為何要有校長?為何要有校委會?今日學生針對的是制度不公,並非「陳文敏治校」,學生會成員只是想向校委會直接對話,教授如何得出「教授治校」、「學生會來接管港大」的結論,煩請教授多加論證。

教授話又說「我們這些沉默的大多數,很想對那些所謂的港大關注組、『港大校友』等外來干預者說一聲:『對不起!你不代表我!』作為院校自主的真正主人,我們才是港大命運的主宰者。」在下今年剛畢業,聽到教授將港大校友歸類「外人」,實在感到無比傷心。反觀兩位中大前校長,李國章被委任至校委會,教授無言;劉遵義認為學生應被監禁,教授亦無言。社會上諸多與港大無關的人士發聲干預港大內政,教授通通無言。敢問教授為何立下「雙重標准」?港大校委會中有特首梁振英任命,手握港大未來,教授如此重視院校自主,為何遲遲未發聲?反而真正在校就讀,深受校政影響於是發聲的學生卻要被教授譴責?身在社會,卻心繫母校的校友卻被教授拒於門外?

「港大其實有很多教授,其能力和品格均在陳文敏之上。只是因為港大所有事務已經被高度政治化而不敢出來競選副校長。」教授今日沒有其他人競逐副校長一位,教授就將原因歸於「只是因為港大所有事務已經被高度政治化而不敢出來競選副校長」,當中欠缺論據。更何況,今日的關鍵不在陳文敏,而在校委會處理手法不當。倘若今日事件主角換上盧寵茂醫生,校委會以「等埋首副」為由遲遲未任命,我相信學生仍然會闖進會議廳,因為今日問題在程序公義,在不任命副校背後的政治干預。

還好,今日教授以一名普通港大教授為題寫文。教授雖然獲終身受聘,又是港大校友,但作為一名攻讀博士學位才到港大就讀,由2005年任教至今都不被教育學院學生所認識的副教授,教授才是真正的「外人」。還好,教授不代表港大,不代表教育學院,不代表學生,教授只代表自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