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國際特赦組織於1961年成立,致力推動人權倡議及教育工作,並於1977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至今己是世界上最大的人權組織,於150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超過700萬名成員、支持者和捐款者。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於1982年正式成立,除放眼國際,亦關注香港人權事務,積極推動本港人權教育工作。 網誌

國際

脫北者面對的兩難

脫北者面對的兩難
廣告

廣告

早前有新聞報導,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因成功對抗新殖民主義及帝國主義,榮獲印尼「蘇卡諾教育基金會」頒發年度和平獎項;不少朋友看後此報導後都大為嘩然。因為北韓的人權侵犯行為被聯合國北韓人權調查委員會形容為「廣泛、嚴重且有系統性」。現時,北韓境內仍然有數十萬人,在未經公平審判的情況下,被拘禁於集中營或其他拘禁處所。他們受到法外處決、酷刑,以及其他包括毆打、強迫進行長時間勞動且不予休息及食物等虐待。即使政府已承認部分綁架事件牽涉官方特務,強迫失蹤受害者的下落依然成謎。

在生活困苦、缺乏自由、甚至生存受到威脅的狀態下,由朝鮮戰爭結束至今,已有大約25000位北韓人逃離家鄉,以難民身份在南韓生活。脫北之路殊不容易,不但走過漫長的路,途中更要面對不少的危險 – 但奇怪的是,這些脫北者之中,有少數會選擇重返北韓, – 到底脫北者作為難民,是過著怎樣的生活,才會有此選擇呢?

孫先生是土生土長的北韓人,12年前逃到南韓;原本希望展開新生活,豈料他的生活艱難更甚從前:「我體驗了南韓低下階層的困苦;這跟我原本在北韓的想像不同。」事實上,根據北韓人權資料庫的數字,脫北者在南韓的失業率是20%,是南韓平均失業率的6倍。脫北者抵達北韓後會得到大約13萬港元的援助,之後5年每月都會收到港幣大約2000元。這筆錢看起來也夠勉強維生,然而,因為脫北者往往欠下協助他們逃難的中間人一大筆債款,南韓政府的這些資助往往不足夠他們還債兼維持生活。於是,脫北者之中,很多女性選擇從事色情行業,而男性很多都選擇販毒為生。

經濟困難以外,文化差異亦令很多脫北者難以適應。因為南北韓長期以來缺乏文化交流,脫北者在南韓雖然能夠以韓語交談,但是他們的韓語總是帶著明顯的北方口音。兩地的人都可以看懂對方的文字內容,但未必可以明白對方意思。孫先生表示,脫北者經常受到南韓人的排擠:「在南韓傳媒的眼中,我們是利用自己受害者的身份得到特權的人。他們不會明白和諒解我們適應資本主義制度的難處。」

不過孫先生在脫北者之中算是一個特例。大部分的脫北者都很珍惜自己在南韓享有的政治和經濟自由。事實上,因為孫先生逃離北韓,他的兄弟、舅父和大伯早已受到政治檢控;假如孫先生再回到北韓,相信他將會面對很大的危險。但無論如何,孫先生的故事反映出脫北者夾在兩個政治經濟制度縫隙之間的辛酸。

難民往往在逃離自己國家時已冒著極大的危險,在新的定居地又要適應新文化新生活,殊不容易;而脫北者在南韓社會的邊緣生活,就好像今時今日在香港寄居的少數族裔難民,被遺忘在都市的角落;有幸能於自己家鄉活得安穩的我們,除了對難民多份包容,亦可加入我們的緊急行動網絡。國際特赦組織每年都會有數宗聲援脫北者以及其他地區難民的緊急行動,我們需要你的支持,帶給他們一個人權受到尊重的生存環境。

如欲了解更多不同人權議題,可參考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網頁

延伸閱讀
國際特赦組織:2014/15年度人權報告:北韓 (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BBC: The North Korean defectors who want to return hom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