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文藝

《破風》 - 兔仔何貶對手作烏龜?

《破風》 - 兔仔何貶對手作烏龜?
廣告

廣告

林超賢依然男人世界、依然追逐,只係不再子彈橫飛,不再純粹正邪對立,兩年前《激戰》,兩年後再繼續的,叫《破風》 (To The Fore)。你還可能以為林依然熱血,儘管作賽地方都係熱辣辣,但或許熱氣只用來蒙蔽你雙眼。

上次《激戰》讚譽聲多,但這次上畫兩日劣評也聽到兩三個,或許上部就係叫人覺得好唔對路:彭于晏這次擔正,連同崔始源竇驍,先入為主令人以為只係哂青春帥哥之偶像片;彭飾的仇銘,剛開始時像在遊戲人間,在酒吧打工一邊泡女一邊吸贊助,叫人想不到他還有甚麼背後;幽靈隊態度傲慢刻意犯規,還以為回到簡單的正邪對決;王珞丹飾黃詩瑤是點綴,也差點係敗筆,敗在與仇銘邱田兩男一女的時間太長,叫人想到唔係正邪,那就係兩男為一女打餐死,甚至反過來竇要和彭hehe,重演《盛夏光年》等。單車呢?總之最後被擲在一二角掛......

來到中段,炫光隊解散,三個大男人卻依然在公路上博殺,如《激戰》般,也用鬥去令故事延續下去,只係年輕就是一身輕,仇銘邱田轉到別隊反有機會上位,唔像賤輝般背負重重。他們作賽就只想去贏,仇銘邱田拼命就只為追過鄭知元,也就是單純。這回林超賢卻告訴你,年少氣盛就是自以為是也就受傷更勁:仇氣上心頭毆打累他輸的隊友以致被停賽,邱為突破而偷用藥物卻被揭發,仇差點令所愛離他而去,邱遠去韓國淪為競車場車手 - 若說中年人再傷不得,其實年輕人更脆弱,更易自暴自棄。既然如此為何林要這麼殘忍?仇捐出腿部的肌肉給黃詩瑤去復原,轉過頭又叫邱再振作 - 中年可以免去再輸,年輕卻要輸清光後卻又要再去想法贏回,像叫嚷已一無所有的星矢,雅典娜卻刻薄回他你不是還有生命嗎。不能說林不公道,有云能力愈大責任愈大,年輕就是力量,也就無可奈何要可以輸多幾鑊。

難道又係「怯,就會輸一世」?點都要俾D新意,這回是:「第二次龜兔賽跑依然係兔仔輸,係因為兔仔冇去比賽。」其實說得古古怪怪,本來大意係兔仔能力根本早可以贏過烏龜,故根本無需再和烏龜比賽。用在黃詩瑤或許可以,畢竟她在單車上已贏夠,但鄭知元始終就唔係烏龜,仇銘邱田始終還未贏過鄭,最後係邱田自願擔破風手,但賽道上仇卻讓邱衝過鄭,仇之後更甘願作自己偶像的破風手,或許真正道的是:無必要一定要做第一,做個出色的二流也不錯。但「第二次龜兔賽跑」這怪雞比喻,聽落似係既然自知贏不了,那就亂貶別人做烏龜,講做係我自己同你比來無謂,阿Q得很。

早幾年電影還說著「要打就要贏」、「怯就輸一世」,今年卻大潑冷水:郭子健話輸也未嘗不可,林超賢一係叫你唔駛固執做第一,另一係說成不屑和你作賽,那就唔駛輸。其實輸清光還沒有那麼可怕,只怕你再上場就只為上場,甘心認命沒再有贏的鬥志。這令人憂慮到想喊的意識,不知只限於幾個電影人,還是整個社會都係如此想。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