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應盡快為中西區多組石牆樹擬定長遠的「保育管理計劃」(Conservation Management Plan = CMP)

應盡快為中西區多組石牆樹擬定長遠的「保育管理計劃」(Conservation Management Plan = CMP)
廣告

廣告

文:鄭敏華@SEE Network

星期五晚上10:38pm,收到朋友氣沖沖來電,說般含道的石牆樹正被斬,夜麻麻遂去張羅中西區議員的手提電話。其實區議員都是人,都應該有放工,總不能太無良的要求人要即時回應(是真心體諒的)⋯⋯。

無論如何,議員後來還是告之路政署當天晚上七時半左右,向中西區區議會發出知會通告指:「署方曾於本年七月為該四棵石牆樹進行大幅度修剪,但今日連同樹木辦及土力工程處專家一同檢視該批石牆樹以及其生長所在的石牆結構安全,確實該石牆出現多個新裂痕,最高闊度達24毫米。由於難以估計該四棵石牆樹倒塌的臨界點,大幅度修剪亦不能完全緩解樹木倒塌的風險,署方亦不能靜待監測該些裂痕的變化,及有關聖士提反里及般含道有否足夠空間及位置進行樹木鞏固或加裝支撐系統的研究結果。基於公眾安全考慮,署方決定盡早將該批樹移除。」

翌日網上不滿之聲此起彼落,該處早前的確塌樹,也不排除石牆結構因各種不同原因而出現變數;同時,這幾棵石牆樹和每天經過此地的人們的親切,亦與它們近在身旁,有如溫柔而優雅的長輩為你撐起太陽傘般實在。看著它們的離去,當然難受、甚至有人會憤怒,也懷疑當局何不先考慮加固工程、何不先諮詢云云。

我相信,工程上不會沒可能加固的,只是這涉及到如何做?幾多錢?有何機制可以決定和調撥突然而來的一筆不菲工程費?有關決定和撥款要等多久?工程前又能否確保不發生意外,當這個位置正是人多路狹的情況下⋯。

這連串問題,我不是要去為政府部門開脫;我而是真心要預先去問今後區內其他同樣珍貴的石牆樹組群面對類似問題時,可否現在就先有答案。物理世界沒有永恒,人只能盡力去處理和化解不希望出現的轉變( manage the changes)。
這一屆區議會已屆尾聲,過去一億工程是否用得其所在不此談;但如果我們有重來的機會,「保育中西區石牆樹」實在刻不容緩。

所謂保育,不單是保留,而是要評估它們未來可能出現的危機和變化。隨著榕樹不斷生長和各環境因素而帶來的轉變,石牆結構的荷載力總會面對挑戰;前者變,後者不變,就可能會超出臨界點,所以一是穩定前者帶來的負擔,或是對後者進行加固。這個按不同情況的計算,以及訂出相應的做法,甚至預留撥款,為部門擬定指引,就是Conservation Management Plan (CMP) 「保育管理計劃」的一些前瞻性目的和內容,當然各措施如何才能尊重文物本身的價值又是另外一環(其他未能盡錄)。

其實,區議會那麼喜歡興建凉亭,可否將加固結構結合成涼亭呢?有關設計又可否作公開比賽來找到個較優秀的設計方案?

總之,不要讓失去的不留下教訓;是時候為區內其他石牆樹作前瞻性的保育工作。石牆樹,這美好的文化景觀,是保育項目中的異類,既是built heritage,也是natural heritage,後者的生長卻有可能破壞前者,所以更需要跨界別界的專業合作,讓兩者長遠仍得以保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