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TrailWatch

建立資訊網絡平台, 讓公眾參與和監察郊野的保育。 網誌

保育

走出愁雲的老鼠田

走出愁雲的老鼠田
廣告

廣告

飛鵝山,不少情侶的聖地,沿山而行,穿過山腰的地盤濃霧湧至,沿着彎曲的山路,仿如仙境,伸手不見五指,墮入雲海,轉眼走入馬鞍山郊野公園。老遠來此為親睹老鼠田不包括土地的破壞。事緣2013年 11月,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 (WWF)收到行山人仕報告,其後在2014年4月帶領傳媒阻止非法發展。 老鼠田面積不小,約2.3公頃,位置偏遠,但免不了發展的魔爪。在2010年至2013年間, 發展商用一億逐步購入土地,再破壞。現時法例無法保障在鄰近郊野的私人土地,即使斬樹、除草,只要不涉及挖掘或倒泥頭,法律也無可奈何。當日堆積泥頭嚴重,高達一米,被植物舖滿的草地、林地,被移為平地,發展商更用挖土機開出一條達三米濶的泥路,方便大型機器出入。

破壞問題源於現時政策及法例未能為不包括土地提供足夠保護,1976年訂立郊野公園條例時,有一些村落被郊野公園包圍,為避免影響居民生活,條例豁免限制村落的土地發展,並將這些村落剔出郊野公園範圍。後來,基於各種原因,村落荒廢,人跡罕至,有發展商看中土地的發展潛力,低價購入土地,改作丁屋或骨灰龕。現時有77塊的土地被遺留下來。不包括土地的轉捩點是2010年大浪西灣被破壞,開發成人工湖、私人哥爾夫球場和別墅,三日內有二萬人反對,政府後知後覺,喝停發展。不包括土地平時無人巡查,不像郊野公園由漁護署管理,規劃署只會收到投訴,才會派人去執法。

事隔一年,傷痕依舊。走入尚有民居的茂草岩村,見到山谷下有挖泥機,綠油油的山景還可留多久呢?老鼠田村本來是茂草岩村的分村,荒廢多時,相傳禾田有大量老鼠而得名。物種繁盛,發現有273種植物,珍貴的野生動物,如穿山甲、短腳角蟾。穿過山路,村口有政府設置阻礙大型機器出入的地躉,破碎在地。昔日的荒田,長滿雜草,依稀見到層層依山的梯田,述說客家人辛勤開闢山地的歲月。泥土上發現不少手繪彩瓷碎片,散落四周,人去樓空,只剩推土機和生物,二百年前的生活不敵文明洗禮。倉海桑田,沙田填海和發展,淹沒農村的寧靜。幾十年後,廢村成為動植物的樂土,發展商的肥肉。

「春天都可以看紅葉」,WWF的朋友細心解釋老鼠田的生態,春山如笑,潤楠樹剛長出火紅的嫩葉。山行六七里,漸聞水聲潺潺,踏入山澗,森林,巨木參天,蘭花從樹蔭長出來,路上找到靈貓、刺豬的糞便。陽光射入濃密的森林中,透出層層的光線,濃霧下,培添淒迷,愁雲慘霧,不知老鼠田何時才能回復舊觀。

被挖土真的會事過境遷?一年後我們再踏回老鼠田,綠草如茵,但依舊見到發展留下的破壞和痕跡。大自然的復原能力蠻快,可惜對土地自然的損害已存在。破壞能否避免呢?城規會採納否決「先破壞,後發展」的原則,遇上鄉郊的破壞情況,請向我們滙報,阻止郊野的破壞,變成發展。

綠糾兵訓練報名請填寫表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