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鐵志

台灣評論家、前《號外》雜誌總編輯 網誌

國際

救救大人吧

救救大人吧
廣告

廣告

這個社會是善於遺忘的。

也許很多人很快就會忘了,就在不久不久之前有一個少年以燒炭自殺來表達他對世界的信念,但有許多大人認為他和夥伴們是被另外一群大人操控的。

我經常接觸許多年輕人,也常去高中演講,遇過很多有想法的高中生。特別是在這個網路時代,一個敏感認真的高中生能在網路上接觸的資訊,並不比大人少。所以他們當然對這個世界有自己的看法,有他們追求與在乎的價值。你說他們對世界的認識不夠、知識不足,因此思想不成熟、判斷會錯,這是一定,但這個大人世界中,愚蠢的人一點也不比青少年少,不然我們國家怎麼會變到這樣?

當然,青少年確實和大人不一樣,因為他們面對更多不同體制的包袱,也的確由於人生經驗的缺少,沒有大人世故,所以某個意義上比較脆弱──少年們在與部長對話時都流下了眼淚,那是帶著傷痕的青春之淚。這是為何這個社會,應該更有耐心與他們溝通、對話,也因此一個主管教育的機構控告佔領教育部的高中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同樣離譜的是國民黨戰將們強烈指控學生是被民進黨、被蔡英文操弄。這個說法不是無知就是無恥──無知是因為不了解年輕人的思考能力,無恥是因為他們不在乎年輕人是否真的有自己的想法,抹黑小英才是最高戰略;他們為了選舉的政治鬥爭,主張把高中生告到底,亦即讓他們成為政治鬥爭的祭品。然後,一名高中生真的為了信念自殺了,國民黨的官方臉書卻貓哭耗子一面說這是悲劇,另一面卻花更多篇幅要民進黨不要再操縱學生。

他們真的以為這種低劣手法不會被人民瞧不起嗎?去年連勝文在市長選戰的最後文宣是要孩子聽父母意見投票──他們已經自己都認為他們是站在年輕人的對面,而現在他們只是站的更遠,更被人瞧不起。

要知道年輕人怎麼想的嗎?

4位台中女中學生發表聲明說:「我們想要一個公開公正透明、史觀多元、沒有雙重標準和遮遮掩掩的課綱。我們不想要一個沒有台灣史專業的檢核小組改我們的台灣史。我們看過正反雙方的論點和判決書,看了好幾天。我們犧牲了部分的考試成績、睡眠、精神、體力和視力。我們不為了反對而反對,因為沒有人給我們任何好處。我們自己花錢印傳單,幾百元……」

藍色口水先生們是否像這些學生們如此付出、認真做過功課?

林冠華在生前寫下他為何反課綱微調:「在教育中,我們需要的是「知的權力」、「知道真相的權利」,所以我們站出來爭取,而不是選擇漠視,任由教育成為政治的工具,我們並不樂見「由誰執政誰就能表述歷史 ……我想我們學生能做的,僅是在不停的反覆思辨之下,貫徹本身的價值觀,並且黯黯祈禱著我所做的事情,能較為接近真理。對於懷疑我們反對動機的大人們,我想告訴他們:我們不斷的質疑自己,又不停的用思考說服自己,這是我們「獨立思考的能力」。」

這是我們的孩子。

這些話證明他們是這個世代最有思考能力的年輕人,因為他們不但要知道答案,更要追尋問題是如何被提出來的。諷刺的是,那些(藍色)大人們對少年們的攻擊,證明是他們的腦中被植入了愚蠢或者邪惡的政治教條,讓他們腦中只剩下被設定的制式反應,讓他們的嘴巴只會不斷跳針。他們才是真正缺乏獨立思考的小丑。

救救大人吧。

原文刊在台灣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