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舊患

廣告
舊患

廣告

每個人一生總有些糾纏不散的舊患。而舊患,往往越來越痛。

我的兩邊膝蓋,右肩都嚴重受傷過,一邊膝動過手術,後來都大致都康復了,十幾年來生活是可以正常的過,但偶爾刮起大風雨,身體各處就不同程度的疼痛起來,提醒我是一個有傷患的人,舊患是我永遠的朋友。
沒有一個人是無憾的,我們總是揹著一大堆遺撼的往事渡日。感情上的失諸交臂,親朋之間的恨錯難返,一子錯了叫滿盤落索的決定……曾經以為時間可沖淡,努力就可以忘記的,到頭來就是最揮之不去的。它們都像身體的舊患,在你防不勝防的時候偷襲你,一記起就痛徹心扉。

上星期到電台做訪問,說說NPV的歷史,談到我過去拯救動物的一些故事,說到興高采烈時,主持忽然提起「小黑」。我就在五秒之內完全崩潰了。

兩年前的一宗虐貓案,小貓麗麗被斬去後腳,轟動全城。但幾乎是平衡發展的故事有小黑。也是一隻貓B,也是被斬去後腳,也是在荃灣。當時傳媒的焦點都放在麗麗身上,麗麗也不負眾望,完成了一個重生的傳奇,康復後萬千寵愛在一身 (她的專頁的確有近萬個粉絲啊) 。而小黑卻中途黯然的離開了。本來以為可以成功救回兩隻貓殺手的手下亡魂,但小黑突然感染病毒說走就走,那時是對我及我的團隊很大的打擊。每次看見幸福的麗麗,總會覺得辜負了小黑。但在香港辦動物權益是不能閒下來傷心的,轉眼又有受傷的動物排著隊來了。有一段時間我把臉書上的圖象轉了黑色來悼念小黑。 很快我也明白到負能量是無補於事的,我還是要抖擻精神,乖乖上路。

一年後,我以為忘記小黑了,也以為忘記了很多離開了的動物。但原來只要一提起,那記創痛依然是深刻的。節目的主持人問我遇到了如小黑的沖擊可以如何釋懷,我想了一會,哽咽著答不出完整的一句話。其實根本就沒有釋懷過。

原來,有些人、有些事、有些動物、有些舊患……根本未曾離開過,也永遠不會離開。它們會一直陪伴我們活下去,教我們明白,那些能夠令我們痛的,是因為他們都是重要的。每處舊患都在提醒我們,生存是為了什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