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Uber – 值得支持的創造性破壞

廣告
Uber – 值得支持的創造性破壞

廣告

有了小朋友之後,出入的難度大了很多,我不打算養車,所以出入多了坐的士,實際上間中坐的士也是平過養車。現在幾款最多人用的call的士app,基本上都一叫就有車(路線夠遠的話,8折的那一個app也是很快有車)。App召來的司機,大都是招待周到的,因為他們不想來也不會接受order,call的士app這種c2b(消費者對供應商)的模型,令僱客方便了,也令司機多了生意,實際上是促進經濟效率,值得支持。當然,多了用app的司機,等於街上兜客的的士少了,這是不能避免的。

身邊愈來愈多人推薦Uber,一直也很想試試。一些像我這種家有妻小的人會選擇買車,結果就是馬路上愈來愈多車,造成更多擠塞和廢氣。我現在的選擇是用app找的士,其實已經算是為社會減少一部車。Uber或類似服務出現,如果令出入更方便快捷,令汽車和道路使用更有效率(假設Uber令買車的需求減少),我舉腳讚成。當然,會有人問為什麼不用大型公共交通工具?你試下搬BB車上落巴士地鐵,你就會明。

不過,我還未用過Uber,原因是是擔心保險問題。現在政府正式對付Uber,相信Uber也預了這一天,也預了足夠的budget跟政府打官司。希望千億市值的Uber打得贏,解決了「不合法」牽涉的保險問題。可能有朋友會說我太小心,是的,家中有老有嫰,不得不小心,我最怕死咗冇得賠。看報導說Uber承諾一定有保險賠,其實我還是不夠放心。

至於Uber是否打爛司機飯碗的問題,基本上香港大部份司機也是租牌,扣除車租之後,他們的入息基本上就是十分有限。當他們收入上升的時候,車租會跟著升,基本上和佃農一樣。問過不少司機,他們說Uber對他們生計影響不大,反而是對牌主影響大。Uber出現,已經令的士牌炒價回落十萬,這才是那些牌主商會最肉痛的地方,也是他們高調出來反對Uber的原因。

講開那些手握大量的士牌的牌主,他們有的會把的士迫在停車場,市面缺少的士,他們這樣做,其實是要製造炒賣的士牌的條件。他們一點也不可憐,他們只是炒賣的士牌致富,得益於的士欠缺競爭的既得利益者。

科技應用在經濟活動,造就生產力上升、經濟效率提升,對於社會是好事,可是也會動搖既得利益者的壟斷利益(壟斷租值, monopoly rent)以及一部份從業者的收入,這種創新稱為「創造性破壞」,情況就好像蒸氣機出現會令手工業式微、電腦出現會令打字員職位消失一樣,香港的例子是DHL打破了香港郵政局壟斷、城市電訊的回撥服務打破香港電訊,帶來的就是生產成本下降和經濟效率提升。

《國家為什麼會失敗》(Why Nations Fail) 提過有很多國家一直貧窮落後,或者曾經發達但最後衰落,其中一個原因是政治制度不民主,權力集中在既得利益集團手上,令社會不能夠保護創造性破壞,令新概念無法實現、生產力無法提升、無法吸引投資,結果就是你不容許創造性破壞,其他國家容許,人才、商機轉到其他地方去,結果就是國家發展停滯或倒退。 不要以為國家倒退,國民受損,既得利益者也會受損,他們因為控制遊戲規則,所以繼續盤滿缽滿,很多發展中國家就是這樣。

當然,反對Uber的人會引用一些國家取締Uber為例子,說明Uber不是非引入不可。這些國家的例子也說明一回事,就是創造性破壞出現,一定會遇到阻力,這從來都不只是科技和經濟問題,而更大程度上是政治問題,是要以民意來打的政治議題,正如DHL、回撥長途電話,還有當年「非法經營」的白牌車(今天的小巴)那樣。

沒有人說過一定要撐Uber這家企業,人家也是來賺錢的。不過引入新概念,令的士面對競爭而改善服務,令市民通勤更方便,這種創造性破壞,絕對值得支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