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大學迎新的「蝦薯」文化

廣告
大學迎新的「蝦薯」文化

廣告

(網上圖片)

每年八月,又是大學迎新的時間,也是外界批評大學迎新的時間。社會上的批評,多是認為迎新的內容無聊、低俗、色情。然而今天我要談的,不是大學迎新活動的低俗內容,反而是社會甚少提及,似乎漠不關心的,大學迎新活動恒久以來的苛刻文化。

苛刻文化

標題的「蝦薯文化」內的「蝦薯」,是香港大學生用語,是英文harsh的語音,意即對人苛刻、刻薄,可以用來形容人、課程或制度。大學迎新的蝦薯文化,由來已久,在筆者做大學新生的時候已經成形多時,不知有幾多十年,多見在舍堂、學生會或學院(faculty)等大規模的迎新營(O Camp,即Orientation Camp,多簡作"O"),而少見於學會或學系(department)的小規模迎新營。這些迎新營的主辦者全部都是大學升二三年級的學生,由舍堂、學院/系/會的學生組織幹事主導。大學教員通常完全不會參與,一來大學教員多主責研究(有些更以為自己只負責研究),二來傳統上大學生自主活動,所謂教員顧問,只會在營中露面一次。

不知何時開始,在大學文化內,越是「優等」的舍堂、學院,它的迎新營就會被認為*理應*更苛刻。「入得XXX Hall,你都預咗蝦薯架啦」「XXX嘅O都咁蝦薯?唔係呀嘛?」。那麼究竟迎新營怎樣「蝦薯」?

其一、體能上的蝦薯。以往有迎新營內的新人,因為被要求長時間做一些體能要求高的鍛鍊,發生體力不支入院的事件:"五十次掌上壓加一百次蹲立撐"、"新生「喪跑」十公里"[1,2,3]、"圍繞校園跑步及行山"[4]。體能上的折磨中也包含了精神上的逼迫。外人可能不明白,為何新人都這麼「聽話」,前輩叫他們做甚麼就做甚麼?一來,新人只是剛畢業的中學生,他們多潛移默化中學裡的校規文化,認為學校裡就要守規矩;二來,迎新營內的前輩幹事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建立權威,營內要有規矩,而規矩就是他們訂立的;三者是人的心理,人到新環境都希望和那裡的人建立良好的關係,也不想破壞氣氛;最後就是實際的原因,「通過」不了迎新營就入不了舍堂。這四個因素,能把對大學所知甚少的新人,完全牢牢受制於「仙」(Senior students)的控制之下。

然而,體能上的蝦薯只是「低級」的蝦薯。大學文化,尤其舍堂文化,會有"MO"的文化和制度。"MO"就是批鬥,是處於低階級的一個或數個學生,在一個密閉的空間內,被高階級的為數更多的前輩,以極其苛刻、侮辱、雞蛋裡挑骨頭的言辭,以長時間(半小時以上)逼迫的手段。MO絶對是懲罰,其原因可能是受罰者失職或犯了規則。在此,我的目的不是去檢討MO,而是把MO移植去迎新營的現象。新人在沒有犯規的情況之下,被要求短時間內準備表演、演說;做得稍為不好,就會當場被主辦單位MO半小時;其他新生會被要求看其他新生演出和批鬥數小時甚或一兩天,不用說這根本不是享受,而是另一種折磨。原本寬容的前輩,瞬間變臉成集中營的獄卒,極其兇惡,不講人情,整個迎新營的氣氛急轉直下,變成無情理的鬧人大會,全部新生均大惑不解,日復日承受極大壓力。今年就有人在Facebook匿名控訴港大迎新營精神上虐待新生。[5]

苛刻文化的理據

甚少大學生能詳盡解釋苛刻文化的理據,可能他們不知道,不清楚,又或認為不用多解釋。筆者讀書時曾經在批鬥大會直接問主辦單位的理據,結果他們竟然當場不能清楚自辯,沒說出大會的目的。至於回答的認同者可能會說,這是大學的獨特文化,類似成人禮,經過這一洗禮,就是自己人,大學生了,如果受不了,就不是真的大學生云云;他們又可能說這是鍛鍊新生的鬥志,使其成長,去迎接大學和人生的挑戰;又或者說新生還是中學生,長期受師長保護,需要這洗禮來體驗世間的苦,成為真正獨立的成人。

針對以上三個理由,筆者的回應如下。

一、主辦單位絶對無權折磨新生。他們只是學生,比新生大一兩年,不是大學管層或教員,沒有經驗和資格教新生如何「做人」。新生參與的只是學生活動,沒有必要,也不可在沒有原因下接受懲罰。主辦單位口口聲聲叫新生「捱唔住唔好入U」,其實他們完全沒有權令新生退學。他們其實必然十分清楚,新生還受法律保障,隨時可以離開,主辦單位不可以禁錮學生。只是新生不清不楚,又因為本文第四段的原因留下受刑。

二、主辦單位絶對無需要折磨新生。受過教育的人都知道,不是說目的高尚,甚麼手段也可以做。歷史上多少本來遠大的目標,人不惜一切達到,使億萬人受害甚或死去。要鍛鍊一個人可以有許多方法,如進行競賽,有趣味之餘又可訓練團隊精神。有些遊戲可令新生明白,作為一個成年人不要盲目遵行指令(為免遊戲失效內容從略)。完全無需要用恫嚇的手段來教無辜的新生。中小學老師對學生的指示,其目的必需十分清晰,權力有許多規管,老師也應、須反思自己的手段是否恰當,但大學二三年級生的活動反而沒有規管。筆者在學時曾幫助搞兩年迎新營,我們從來沒有用批鬥的方法迎接新人,新生可愉快地,自信地,充滿能量地迎接大學的挑戰。

三、迎新批鬥大會沒有教育效率。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批鬥大會有效率地帶來任何正面的教育效果。 大家都是從口中聽聞批鬥大會「有用」,有甚麼用,大部份人都不能清楚道出。事實上,包括本人在內的許多許多人,做新人時都沒有經過批鬥大會,我們還是一個個好好地畢業,對社會有貢獻的大學生。當迎新低俗內容還勉強可說是「青春的瘋狂」,這些批鬥大會則完全沒有立論之地。

四、苛刻文化是學生缺乏反思的後果。根據以上一、二、三點,完全沒有理由要繼續幾十年來的無謂制度。筆者認為,主辦者通常最大、最初、最直接的理由,是傳統。傳統上這樣做,他們就繼續如此做。然而大學生受高等教育,對世界有認識,在社會上擔當知識分子、帶來改變的責任,那麼對於自己學校,甚至自己的活動,怎可沒有反思?一方面教育新人不要盲目順從權威,自己又逼迫新人順從無意義的虐待,豈不自相矛盾?旁觀者面對罪惡而沉默,也是縱容罪惡的發生,十分可怕。

結語

因為以上種種,筆者認為這種苛刻文化既缺乏情理支持,執行的學生也缺乏對理念的了解和深思,完全是不反思傳統的可怕現象。我勸戒香港各大學的學生幹事,立即放棄這不良傳統,用真正有意義、有效果的活動教育新生;教職員重新擔當老師的責任,適當地指引學生向善;學生為大學生當為之事,培養不平則鳴的態度,批評大學不良風氣,阻止這些年復年,無意義的虐待繼續重演。

一個港大老鬼

參考

[1] 港大迎新酷刑玩殘學生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11109/00176_004.html

[2] 港大迎新 收買人命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11109/00405_001.html

[3] 港大迎新酷刑玩殘學生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11109/-1-2486762/l/817229.html?rtext

[4] 三港大生迎新營跑山中暑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060906/6287242

[5] 名校 Secrets - [HKU] 真心嬲! 堂堂hku,竟然會有啲咁侮辱、無聊、冇用、曬時間、反智嘅活動! 話說我係今年入hku...
https://www.facebook.com/schools.secrets/posts/508720262622727?fref=n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