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談談監房伙食

廣告
談談監房伙食

廣告

以前或者現在,就講到監房伙食,大家都好緊張,因為伙食搞得不好,就會令整個獄政都出問題。我們這些「紅褲仔」出身的人,很多都有處理伙食的「把炮」,否則很難站得住腳。以前監房伙食真的很落後,主要不是受控於監房本身,供應商的影響也很大。我不知道,退了休之後,還是不是這間公司做了幾十年的伙食承辦商,相信都走不開。

雖然,話當年落後,但是,也要依法辦事,跟足指引。要合乎營養專家所訂的標準,其次,味道也得要接受,所以,每一次派餐之前,都要經過幾位高級官員試食,確保質素合乎標準。每一份犯人的伙食的份量都有指引,不多也不會少。管理伙食,就會依照一條香港法例之下,授權懲教署長確保伙食的內容。懲教署長會訂出份量,菜單等守則,所有持份者都要遵守。所以,小弟在職時的宗旨就是,份量一定要夠,味道就見仁見智,都要對準餐單。

當年入職時,首先要學的不是什麼專門技能,一定要懂得如何處理伙食的問題,這些問題可能大家覺得可笑,但極之容易影響士氣,因為,有我方認為,若果是伙食任何一項是「輸了」,被投訴入了,其它問題就會經常出現。因為,在囚人士有兩種想法,一可能認為他聰明,比你們成班職員醒,所以,每事都會像投訴伙食一樣的投訴。另一方面就是認為職員軟弱,俗稱「好水」,通常「監房地」,好水就會食住落。所以,我們就會好緊張。但是,伙食公司所供應的食材又真的強差人意。傳聞是,這間公司每日在市場搜羅最平宜的食材才送來監房。當然,公司絕對否認。

無論如何,站在職員立場就要處理問題,有些時候真的不能「過骨」,但都要處理。記得以前一些問題,都很特別,例如,一些人會指個橙無味或者干水,我們就可能換一個給他,可能情況都是一樣,一些醒目的換了就會走開,當然也有堅持的,我就會問他,橙是什麼味道,他當然說到橙汁中的味道,我就會話佢聽,橙係無味的,那些味道是橙皮味,不是每個橙皮都會有味。以往最多問題就是豬肉太肥,其實,那些年的肉確實是肥了一點,但是,送來就這樣,差不多大部份都是如此,肉就是肉,有肥和有瘦,可能肥多就瘦少。這是二三十年前所發生的問題。經過多年來的改善,供應商都懂得找來一些優質點的肉,就沒有這些問題。但是,我們就靠處理這些問題讓長官賞識,可能被認為撐得住場。

再說回監房的餐單,最近一位社運人士因為監房伙食的處理,到法院進行司法複核,在報章上看到他的形容,我並不完全同意。但基於是一單官司,所以,不作評論。監房主要就是分亞洲餐,歐洲餐(西餐),印餐等。根據法例規定,會視乎國藉,宗教來分配。當然,內裡就較多的變化來適應某些人的需要。經歷了這麼多年的挑戰,很多都會有所改善。但是,只是餐單內的改善,若是去到要將政策有所改變,暫時都看不到。所謂改變也不大。甚至到連方式也沒有改進。例如,早上食飯,中午食粥,晚上食飯的大原則,幾十年都如是。最重要一點就是,香港是國際人權公約國之一,所有犯人伙食都會依照公約規定去做。

這些是一些較表面的事情,有機會希望能夠講深入一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