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建制派民粹主義

建制派民粹主義
廣告

廣告

民粹主義不一定是激進派的專利,其實以梁振英為首的當權派,也不時使用民粹語言,例如他們所謂的「沉默大多數」。

建制派經常強調「沉默大多數」是支持政府決策的。首先,正如所有民粹修辭一樣,它們都喜歡求助於對人民的號召,而且經常是抽象、簡單和同質的人民。在此,「沉默大多數」雖然數量眾多,但卻彷彿沒什麼分歧異質的成分。本來,在定義上,既說是沉默,即尚未發聲開口的一群,那又怎可被簡單劃為鐵板一般的親建制呢?高調自稱能從「沉默大多數」中獲得一種明確政治立場,並匆忙的成為其代言人,這說穿了,就是建制派的民粹主義。

民粹主義者在崇尚他們定義的「中心人民」之際,也會製造它的異端和邊緣,在沉默大多數的這個例子裏,就暗示了「多數人」是循規蹈矩正常生活的,而少數「喧囂分子」、「職業政治家」和「偽學者」正在侵犯了他們多數派的利益。

所以,在民粹主義者求助於他們心目中簡單和純粹的人民之同時,很多時就包含了一種人民內戰的主張。在政治民粹主義中,更常見是對舊政治社會的作風、常規和慣例的不滿,所謂「我討厭政治」的心態,其實也是一種建制式素人的反撲,他們以普通平凡人自居,再發表對政治及公民社會的空泛不滿。像是說,你們這些佔據光環的政治人物們,不要再浪費時間了,請做實事,云云!

因而民粹主義者都不會放過舊政治圈的危機這個話題,他們借力打力,以之動員所謂「沉默大多數」,或被舊政圈排除了的人,再以人民名義堂皇說話。

但正如所有民粹主義的毛病,他們的人民觀過於蒙昧和單一,並沒考慮人民之間的確切分歧和不同願望,效果是看不見民粹主張之外一樣眾多的人民,而且,在不斷渲染舊政治階層的危機之際,也迴避了真正解決原來的政治問題,而久而久之,那個指控就會回到自己身上,待新民粹主義者冒現,自己慢慢亦成了舊政治圈的一員。畢竟,很多難題涉及的不只是新舊。

以上的話,又豈止適用於建制派民粹主義呢?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